《鴕鳥(niǎo)的保衛戰》(兒童文學(xué))

(2024-03-12 10:31) 5996152
  

  一、基本信息

  書(shū)名:《鴕鳥(niǎo)的保衛戰》

  著(zhù)者:雨街

  ISBN978-7-5488-5957-4

  出版社:濟南出版社

  出版時(shí)間:2024年1月

  定價(jià):29.00元

  二、著(zhù)者簡(jiǎn)介

  雨街,原名劉興華,出生于農村,曾在磚瓦廠(chǎng)務(wù)工,后考入銀行及報社。系江蘇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衡水市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曾獲中國年度最佳短篇小說(shuō)獎、中國年度最佳散文獎、第二屆中國當代詩(shī)歌獎、第二屆河北省十部好書(shū)獎、第七屆上海市好童書(shū)獎等獎項。曾出版動(dòng)物小說(shuō)《獅王科特》《棕熊哈根》《蟒蛇巴布》《蜜獾莫尼》《章魚(yú)拉爾》等二十余部,被動(dòng)物小說(shuō)大王沈石溪先生喻為“動(dòng)物江湖的構建者”。

  三、內容簡(jiǎn)介

  卡拉哈里沙漠深處藏著(zhù)一個(gè)人類(lèi)無(wú)法抵達的荒漠草原,故事的主角鴕鳥(niǎo)家族就生活在這里。作者以鴕鳥(niǎo)王烏木和鴕鳥(niǎo)王后阿布一家為中心,通過(guò)它們的生活點(diǎn)滴,展現出卡拉哈里沙漠中嚴酷而激烈的生存競爭。鴕鳥(niǎo)家族周?chē)鷱娬呷缌?,它們既要與惡劣的自然環(huán)境抗爭,又要時(shí)刻警惕敵人的襲擾。即使這樣,它們依然努力生存,譜寫(xiě)出一首愛(ài)與生命的贊歌?!而r鳥(niǎo)的保衛戰》如一幅生命之畫(huà),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卡拉哈里沙漠的生態(tài)奇觀(guān)。作者以恢弘大氣的筆觸描繪了卡拉哈里沙漠的壯美景象,帶領(lǐng)小讀者踏上一段奇妙的自然之旅。書(shū)中對卡拉哈里沙漠的描寫(xiě)非常生動(dòng),小讀者透過(guò)文字仿佛能聽(tīng)到風(fēng)在沙漠中呼嘯,感受到沙塵在空中飛揚。這種細致入微的描繪能讓小讀者沉浸其中,感受到卡拉哈里沙漠惡劣環(huán)境的同時(shí),也能體會(huì )鴕鳥(niǎo)家族面臨的巨大挑戰。

  四、書(shū)評

  荒漠里的戰爭與和平——淺評雨街動(dòng)物小說(shuō)《鴕鳥(niǎo)的保衛戰》

  采 薇

  在和平的陽(yáng)光下,憧憬愛(ài)情之花的盛大綻放,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即使在動(dòng)物世界,和平與愛(ài)情也是一股溫暖的力量,推動(dòng)各種動(dòng)物們?yōu)樽非笊拿篮枚恍概?。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戰斗或者妥協(xié),爭取或者避讓?zhuān)旅突蛘呷崛?,往往異曲同工。繼《棕熊哈根》《獅王科特》《蜜獾莫尼》等多部動(dòng)物長(cháng)篇小說(shuō)之后,作家雨街又把目光投向了鴕鳥(niǎo),投向了非洲南部卡拉哈里沙漠深處“一個(gè)人類(lèi)無(wú)法抵達的荒漠草原”,通過(guò)小說(shuō)《鴕鳥(niǎo)的保衛戰》,為讀者展現“荒漠里的戰爭與和平”,展現動(dòng)物世界的愛(ài)與溫情。

  “烈日下,一只黑翅膀的雄鴕鳥(niǎo)在原地慢吞吞地轉著(zhù)圈走動(dòng),因為一顛一顛地走動(dòng),所以他翅膀尖和屁股上的白色羽毛一飄一飄的。他就是鴕鳥(niǎo)王烏木。”小說(shuō)的主角在“黑與白”的對比中閃亮登場(chǎng);小說(shuō)的情節也在“一顛一顛”“一飄一飄”的動(dòng)感中有條不紊地展開(kāi)。

  作家好像很懂心理學(xué),用“慢吞吞地、轉圈、一顛、一飄”這樣的詞匯來(lái)催眠,讓讀者不知不覺(jué)地就陷入到小說(shuō)的場(chǎng)景之中,緊跟著(zhù)作者的筆觸一步一步走進(jìn)荒漠,深深地融入到鴕鳥(niǎo)的生活與情感之中,通過(guò)目睹鴕鳥(niǎo)王后孵蛋、鴕鳥(niǎo)王捕食、與狒狒激烈交鋒、智斗獵豹迪瓦、爭奪小水塘等一系列生活情景,感受動(dòng)物世界的困難與挫折、勇敢與機智,感悟艱難環(huán)境下動(dòng)物世界的戰爭與和平,死亡與生機。

  “食肉動(dòng)物就是食肉動(dòng)物,再強悍的食草動(dòng)物在他們眼中也不過(guò)是一道美食而已。”在《引開(kāi)獵豹迪瓦》一章中,作者一語(yǔ)道破天機,因為“食”的本能需求,處于食物鏈不同環(huán)節上的植物、動(dòng)物,天然地構成了“吃與被吃”的關(guān)系。因此,戰爭與和平的矛盾,是擺在每一個(gè)動(dòng)物面前最基本、最現實(shí)的問(wèn)題,處理好這個(gè)矛盾,既需要勇敢,又需要智慧,某些情況下,妥協(xié)與避讓也是必須的,就像處于弱勢情況下,鴕鳥(niǎo)王后阿布主動(dòng)讓出自己的蛋給狒狒一樣。否則,就可能像黑曼巴蛇莫莫那樣,一味地盯著(zhù)眼前的獵物不放,結果自己反倒成了被吃掉的獵物。在惡劣的生存條件下,每個(gè)生命個(gè)體都必須學(xué)會(huì )處理“我”與外物的關(guān)系,處理好“我”與他者的關(guān)系。

  毫不諱言地說(shuō),戰爭與和平是動(dòng)物世界乃至人類(lèi)所面臨的一個(gè)永恒的母題,在這個(gè)母題之中,戰爭作為矛盾的主要方面,有時(shí)表現得激烈一些,有時(shí)表現得委婉一些;有時(shí)表現得明顯一些,有時(shí)表現得隱蔽一些;有時(shí)戰斗的對象不一定是他者,也可能是表現出消極一面的自己。無(wú)論如何,這是大自然永葆生機與活力的秘訣,也是推動(dòng)生物不斷向更高階段進(jìn)化的主要動(dòng)力。

  在大象與河馬的爭斗中,大象失去了作為武器之一的牙齒,河馬失去了身體的重要器官一只眼睛,然后,大象不再戀戰,選擇了逃跑。一頭母獅死死地咬著(zhù)雄斑馬的喉管不放,雄斑馬瞅準時(shí)機在母獅的腹部撕開(kāi)一道口子,于是,母獅慌忙逃跑。在殘酷的、勢均力敵的爭斗面前,學(xué)會(huì )妥協(xié)與退讓是必須的,讓激烈的戰斗戛然而止,給自己留點(diǎn)兒尊嚴,給對方留點(diǎn)兒余地,姑且各自守著(zhù)自己的家園,以自己的方式繼續生存,享受和平的陽(yáng)光,呼吸自由的空氣,讓?xiě)賽?ài)與繁衍繼續推進(jìn)。

  通過(guò)閱讀小說(shuō),我們不難發(fā)現,荒漠之中的和平有兩種表現方式,一種是種群內部的和諧與秩序,比如說(shuō)在寫(xiě)到大象飲水一節時(shí),作者是這樣描述的:“當大象們各就各位之后,他們才把長(cháng)長(cháng)的象鼻插入水中。”而不是爭先恐后地去飲水。另一種表現方式,就是種群與種群之間暫時(shí)的相安無(wú)事,比如說(shuō)象群飲水之后離開(kāi)了河馬的領(lǐng)地——小水塘,回到自己的家。和平是任何一種生物能夠繁衍下去必不可少的因素。

  同樣,荒漠之中的戰爭也有兩種表現方式,一種是來(lái)自于種群內部的利益相爭,比如說(shuō)小說(shuō)中的狒狒種群;另一種表現方式,就是種群之間為了爭奪生存資源而進(jìn)行的打斗,這一點(diǎn),作者在小說(shuō)中描寫(xiě)得特別用心、用力,尤其是在《找到了小水塘》《爭奪小水塘》《小水塘邊危險重重》三章中,作者大篇幅、濃墨重彩地描寫(xiě)了大象、長(cháng)頸鹿、河馬、斑馬、獅子這些荒漠中的大個(gè)頭,為爭奪水源和獲取食物而發(fā)生的激烈的打斗,既表現了動(dòng)物們在干旱的荒漠中生存的艱難,也表現了動(dòng)物們在險象環(huán)生的自然環(huán)境中追求生存權的堅強意志與勇敢精神。

  用文字制造緊張,吸引讀者,是小說(shuō)本身的需要,也是作者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對客觀(guān)存在的真實(shí)還原,是一種精彩對另一種精彩的回應。

  驚險過(guò)后,世界還是那么美好!大概是為了讓小讀者們增強戰勝挫折的勇氣,對暗藏激流的生活充滿(mǎn)信心,作者在最后一章安排了大團圓的結局:在尋求水源途中不幸掉隊的小鴕鳥(niǎo),被勇敢的鴕鳥(niǎo)王烏木找了回來(lái),當然,這之中少不了其他雌鴕鳥(niǎo)的鼎力相助。

  閱讀,旁觀(guān),思考,在他者的生存經(jīng)驗里吃一塹長(cháng)一智,汲取智慧之光,照耀自己的人生世界。所有的寫(xiě)作,在讀者的深度參與之后,會(huì )發(fā)出金子一樣的光芒。所以,寫(xiě)作與閱讀也是一對矛盾的統一體。

  最后,讓我引用一下著(zhù)名動(dòng)物小說(shuō)家沈石溪的話(huà)來(lái)結束本文:“大地上的生命是如此恣肆昂揚,它們用奔跑的靈魂撥彈著(zhù)華麗樂(lè )章的同時(shí),也散發(fā)出了那生命深處充滿(mǎn)鐵質(zhì)和鹽分的厚重與純凈。雨街創(chuàng )作的動(dòng)物小說(shuō),既有驚險的故事情節,又有生動(dòng)有趣的科普知識,值得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