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爸媽》(長(cháng)篇紀實(shí)文學(xué))

(2024-05-16 15:33) 5998387

  一、基本信息

  書(shū)名:《我們的爸媽》

  陸渭南、尤恒  |  編著(zhù)

  ISBN:978-7-5594-8009-5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2023年12月出版

  二、編輯推薦

  實(shí)錄30后、40后父母生存狀態(tài)的長(cháng)篇紀實(shí)文學(xué)《我們的爸媽》目前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正式出版。這本書(shū)由陸渭南、尤恒編著(zhù),陸渭南、尤恒、滕建鋒、馬彥如、王桂宏、華曄、柳筱蘋(píng)七位作者集體創(chuàng )作。

  《我們的爸媽》2019年醞釀策劃,2020年至2021年開(kāi)始采寫(xiě),多次研討、幾經(jīng)修改,得到市委宣傳部、市文聯(lián)的全力支持,2022年獲得江蘇省作協(xié)重大題材項目扶持。

  七位正在變老的“50、60、70后”作家通過(guò)深入采訪(fǎng),集體創(chuàng )作的這部近18萬(wàn)字的長(cháng)篇紀實(shí)文學(xué),通過(guò)抒寫(xiě)具有典型性的老年群體的故事,呼吁全社會(huì )都來(lái)關(guān)心重視老齡化社會(huì )帶來(lái)的社會(huì )現實(shí)問(wèn)題。作品中的“爸媽”是一個(gè)概念意義上的“爸媽”,有的是作家本人的父母,有的則是被采訪(fǎng)者的父母。作品通過(guò)9個(gè)獨立成篇的故事,展現“爸媽”晚年生活的多種現狀。故事中有患阿爾茨海默病的老人、有臥床多年的偏癱老人、有在農村養老的老人、有兒女在海外的孤獨老人、有獨居或再婚的老人、有失獨家庭的老人、有離開(kāi)故土進(jìn)城的老漂一族。愛(ài)是本部作品的主題,一篇一個(gè)側重,各自有打動(dòng)讀者的地方。盡管作品展示的養老、生死、陪護、搶救等事件并不輕松,但是,作品運用文學(xué)的力量在沉重中表達出人性中最寶貴的“愛(ài)”。

  “2019年我們就想寫(xiě)這樣一本書(shū),寫(xiě)寫(xiě)70歲80歲90歲老人的生存現狀以及陪護他們的人。”本書(shū)策劃及編著(zhù)者之一陸渭南在談到為什么要創(chuàng )作這部長(cháng)篇紀實(shí)文學(xué)時(shí)說(shuō):“再過(guò)十年二十年,60后、70后都成了70歲以上的老人。這兩代人響應國家計劃生育號召,基本只生一個(gè)。再過(guò)二十年,他們是一種什么樣的生存狀態(tài)?這讓很多人十分擔憂(yōu)。老一輩的人養老觀(guān)念固化,只有到了毫無(wú)辦法的地步,才會(huì )進(jìn)養老院,居家養老還是老年人的理想。陪與護是一副重擔的兩邊。70歲以上特別是80歲、90歲的老年人,他們真實(shí)的生存狀態(tài)如何?希望能通過(guò)我們的筆觸,深入他們的生活及內心。”

  2022年11月中旬,9篇訪(fǎng)談類(lèi)紀實(shí)文字集結,采寫(xiě)者集中審稿,對主題、風(fēng)格、語(yǔ)言、結構等一一討論,12月底初稿修改完成。

  在一次一次的討論中,七位作家達成了一個(gè)共識,盡管養老問(wèn)題并不輕松,尤其高齡老人的養老甚至使一個(gè)家庭陷入至暗時(shí)期,但大家運用文學(xué)的力量要去表達的,是人性中最寶貴的,也是人們渴求的“愛(ài)”,“愛(ài)”如呼吸一樣重要,如陽(yáng)光雨露對于植物的意義。這是文學(xué)常青的永恒主題。文學(xué)實(shí)際上是從人出發(fā),寫(xiě)人,人的感情和人的生活,人的遭遇和人的命運。文學(xué)的核心是關(guān)于人的核心。作家應該向人們展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表達愛(ài)的力量與意義,表達生命的可貴與頑強。

  這本書(shū)的寫(xiě)作框架和內容由兩個(gè)部分組成:一、《當你老了,何以為家》(代序);二、已經(jīng)變老的爸媽們(正文)。已經(jīng)變老的爸媽們,是本書(shū)的核心部分。由9個(gè)獨立成篇的故事組成。從一個(gè)家庭,一個(gè)老人身上,反映時(shí)代背景下的百姓生活變化,養老模式與觀(guān)念的改變。通過(guò)這些生動(dòng)的故事,呼吁社會(huì )養老保障體系和政策制度體系的建立和完善,國家、社會(huì )、家庭形成合力。

  每個(gè)故事都由兩部分組成:第一部分,采寫(xiě)札記;第二部分,總括爸媽的一生,詳寫(xiě)老人近幾年的生活。札記部分可以是對被采寫(xiě)者的背景鋪墊,可以是老年群體的概括性認識,可以是對養老院層面的了解與呼吁,也可以是代際觀(guān)念的碰撞。對全書(shū)的主要內容起加深、延伸的作用。

  本書(shū)涉及多種養老模式,書(shū)中采寫(xiě)的每個(gè)老人都有一定的典型性。

  三、目錄

  故事一

  《我的母親我的痛》,故事講述了多子女的父母,重男輕女,讓女兒獨自贍養,財產(chǎn)卻全部給予兒子,兒子卻將父母送進(jìn)養老院。

  故事二

  《有一個(gè)人,他不見(jiàn)了》,故事講述了患阿爾茨海默病多年的老人,攪亂了一個(gè)家庭的正常秩序,令子女苦不堪言。

  故事三

  《老江的四季》,故事講述了喪偶的退休干部與鄉下種地老太再結連理,經(jīng)過(guò)不斷磨合終獲幸福,是半路夫妻的成功案例。

  故事四

  《從紐約到鎮江,穿越風(fēng)霜雨雪的四季》,故事講述了有兒女在海外的孤獨老人,父輩與子女,重重隔阻,兩地牽掛。

  故事五

  《李桂花進(jìn)城》,故事講述了在農村生活了一輩子的媽媽隨兒子進(jìn)城生活,對城市生活從不適應到適應的過(guò)程。

  故事六

  《肖家三孝子》,故事講述了臥床多年的偏癱老人,讓照顧他的子女度日如年,付出了生命和經(jīng)濟的雙重代價(jià)。

  故事七

  《樂(lè )在節儉進(jìn)行時(shí)》,故事講述了在農村頤養天年的老人,勤儉節約,兒孫繞膝。

  故事八

  《媽在,幸福就在》,幸福就是自己年老了叫聲媽還有人答應。故事講述了普通市民家庭老兩口相互攙扶、相互支撐的養老故事。

  故事九

  《無(wú)處安放的情感》,故事講述了喪偶的老年婦女經(jīng)歷的兩次失敗的半路夫妻生活。

  紀實(shí),源于現實(shí)再現現實(shí),在寫(xiě)作過(guò)程中需要深度挖掘,合理剪裁,細致描述,以情敘事。這一主題不僅牽涉到疾病、人倫、陪護,還有作為人擺脫不掉的內心孤獨,對生命的堅守所需要的勇氣與毅力……寫(xiě)作者在寫(xiě)作的過(guò)程中,用感人的情節刻畫(huà)人物的生存狀態(tài)及復雜的內心世界,使讀者產(chǎn)生共情力,通過(guò)真實(shí)、細膩的敘述,強化純文學(xué)的藝術(shù)感染力。

  總之,這是一部正能量、溫暖、親情、深刻,關(guān)注老齡社會(huì )的長(cháng)篇紀實(shí)文學(xué),圍繞“人生、愛(ài)”這一主題展開(kāi)?!段覀兊陌謰尅?,飽蘸責任、救贖、仁愛(ài)、敬畏等多種情感色彩,它是獻給已經(jīng)老去、正在老去以及終將變老的爸媽們的厚禮。

  撰稿:陸渭南

  四、評論

  過(guò)好日常,守定倫常

  ——讀紀實(shí)文學(xué)《我們的爸媽》

  文 | 鎮江市評論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  裴偉

  《中國居家養老產(chǎn)業(yè)發(fā)展白皮書(shū)(2021-2022)》是中國居家養老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第一份年度白皮書(shū)。書(shū)中第四次中國城鄉老年人口生活狀況抽樣調查數據顯示,95.6%老年人的主要照料者為家人,2.8%老年人的主要照料者為保姆、小時(shí)工等家政人員,二者比例相加達98.4%,這也意味著(zhù)居家養老是中國絕大多數老年人的選擇。預計“十四五”期間,我國老年人口將突破3億,從輕度邁入中度老齡化社會(huì )。

  國家衛生健康委披露的信息顯示,我國大多數老年人的養老選擇集中在居家和社區兩項,其中約90%左右的老年人選擇居家養老。各群體差異顯著(zhù),存在地區分布不均衡、城鄉差距較大等問(wèn)題。  《中國人口老齡化差異化研究》指出,2011—2017年,老齡化城鄉對比,農村人口老齡化率高于城鎮,二者差距呈擴大趨勢;地域上,中國各大城鎮群老齡人口相對集中分布在長(cháng)三角、成渝、京津冀,但占全國的比重變動(dòng)不大;高齡老人分布上,東部地區相應人群數量最大,占全國高齡老人的絕對比重在一半以上。未來(lái)14年將有36776萬(wàn)出生人口陸續進(jìn)入老齡階段,加劇人口老齡化形勢

  莊子云,“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有專(zhuān)家預言,“空巢家庭”“老人家庭”21世紀我國城市,甚至是許多農村地區的主要模式,且將對中國傳統的家庭養老模式形成強烈沖擊。

  養老是一個(gè)需要家庭、社區、社會(huì )、政府以及個(gè)人共同努力加以解決的綜合性問(wèn)題??纯串斚旅襟w,滿(mǎn)世界正在時(shí)興的“以房養老”“抱團養老”“郵輪養老”“候鳥(niǎo)生活”“醫養結合”“安寧療護”等等,聽(tīng)起來(lái)已經(jīng)很“先進(jìn)”了。但就是觀(guān)念改變到了這一步,更多的時(shí)候,很多老人都講:這些“新活法”好是好,理論上聽(tīng)起來(lái)也是很有道理,只是真正實(shí)行起來(lái),稱(chēng)心的卻不多。

  在這個(gè)老年化浪潮的強大背景下,實(shí)錄30后、40后父母生存狀態(tài)的紀實(shí)文學(xué)《我們的爸媽》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這本書(shū)由鎮江作家陸渭南、尤恒等7位作者集體創(chuàng )作。

  受終身之愛(ài)  而無(wú)數年之報

  孝道,起源于中國古代宗法制度,它強調家族和睦、尊老愛(ài)幼,強調愛(ài)的付出。孝順,一個(gè)耳聽(tīng)歡喜,眼看溫暖,深入骨髓的詞語(yǔ),一種暖入人心的美德。無(wú)論何時(shí),它都以各種形式,表達著(zhù)對長(cháng)輩的尊重與關(guān)愛(ài),對后輩的引導與付出。在現代,如何理解孝順呢?

  古書(shū)《文苑英華》有一處名句“是臣亡母于臣有終身之愛(ài),而臣于亡母無(wú)數月之報。”非常動(dòng)情,這句名言最早見(jiàn)于《晉書(shū)》“ 受終身之愛(ài),而無(wú)數年之報。” 直擊中國人的“孝”為中心的人倫?;仡櫋墩撜Z(yǔ)》中有關(guān)“問(wèn)孝”的答問(wèn):“父母唯其疾之憂(yōu)。”“事父母能竭其力。” 孔子說(shuō):“父母惟其疾之憂(yōu)。”大意說(shuō)我們身為父母的子女,當我們生病的時(shí)候,父母用心為我們噓寒問(wèn)暖,送我們去看醫生,為我們生病而擔憂(yōu)。無(wú)論大病小病,我們在父母心中,永遠都是小孩,他們會(huì )盡心盡意地為我們奔波。從字面的意思上來(lái)看,所謂孝,就是,除了生病之外,其他的事情不要讓父母為我們擔憂(yōu)。其中,“唯”是唯一的意思。而從深層的意思來(lái)說(shuō),作為父母,子女生病時(shí)能盡心盡力,而作為子女,在父母生病時(shí),也應做到盡心盡力。父母為子女如此,而子女呢?

  我們常聽(tīng)說(shuō),久病床前無(wú)孝子。這是生病的父母,受到子女的怠慢,無(wú)心照顧,隨意敷衍。何為孝?孝順父母的子女,應在父母生病的時(shí)候,也能做到,“唯其疾之憂(yōu)。”以父母的好為自己的好,父母好,都好。在父母生病的時(shí)候,要像父母對自己一樣,全心全意,盡全力來(lái)幫助父母走出病痛的難關(guān)。“唯其疾之憂(yōu)。”唯,也是教導子女要換位思考,并付諸行動(dòng)的意思。“事父母能竭其力。”也就是說(shuō),孝順父母要竭盡全力,用心、耐心、全心付諸行動(dòng)。  

  現代社會(huì )學(xué)家費孝通先生曾經(jīng)論及,與美國的“接力模式”相比,中國的養老可歸為“反饋模式”,即親代撫養子代、子代贍養親代,這可概括為“養兒防老”。然而,隨著(zhù)中國的城市化進(jìn)程不斷推進(jìn),父母與子女天各一方已屬常態(tài)。對于在外地工作的子女來(lái)說(shuō),侍奉父母確有難度,更遑論“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lè ),病則致其憂(yōu)”。如何讓“通訊錄里的父母”安享晚年,無(wú)數組的“憂(yōu)”與“愛(ài)”,已然成為全社會(huì )的一道考題。

  書(shū)名中的“爸媽”是一個(gè)概念,有作家本人的父母,有被采訪(fǎng)者的父母。不同采寫(xiě)視角,這類(lèi)復合型兼容性的幾位作家,開(kāi)拓了新的寫(xiě)作空間,其作品通過(guò)9個(gè)獨立成篇的故事,展現“爸媽”晚年生活的多種現狀。故事中有患阿爾茨海默病的老人、有臥床多年的偏癱老人、有在農村養老的老人、有兒女在海外的孤獨老人、有獨居或再婚的老人、有失獨家庭的老人、有離開(kāi)故土進(jìn)城與兒女一起生活的老人……“鴉有反哺之義,羊有跪乳之恩。”有一種愛(ài),不分種族,眾生皆有,那就是骨肉血親之愛(ài),愛(ài)是本部作品的主題,一篇一個(gè)側重,各自有打動(dòng)讀者的地方。盡管作品展示的養老、生死、陪護、搶救等老年人都要面對的事件并不輕松,但是,作家們運用文學(xué)的力量在沉重中表達出人性中最寶貴的“終身之愛(ài)”,回報了存續一輩子的“唯其疾之憂(yōu)”。

  本自緣情制禮,何以推己及人

  儒家主張“道在日用倫常中”,并不崇尚對日常生活的超越,禮儀的制定乃“緣情制禮”,緊緊扣住人情,將人倫道德落實(shí)到日常生活之中。生活的日常是由倫常拓展的實(shí)踐,是常見(jiàn)場(chǎng)景的實(shí)踐。如果沒(méi)有“情”與“禮”,社會(huì )沒(méi)有骨節,就要散架。

  傳統社會(huì )的聚居格局、生產(chǎn)方式和交通條件,使得大多數人從生到死都生活在一個(gè)社會(huì )關(guān)系非常穩定的交往結構中。人口的流動(dòng)格局和城鎮化的快速發(fā)展意味著(zhù)不少人生活和工作在陌生人的環(huán)境中,依靠家庭、家族、鄰里、鄉里的教化失去了落實(shí)的條件,傳統社會(huì )的思維方式也正在失去其欣賞的“別人”,自然也失去了存在的土壤。而數字技術(shù)的社會(huì )化應用又讓人們的社會(huì )交往范圍進(jìn)一步擴大,移動(dòng)終端的普及幾乎讓每一個(gè)人都卷入在線(xiàn)社交網(wǎng)絡(luò )。在日常生活中,人們抱怨孩子越來(lái)越難管,父母越來(lái)越難伺候,配偶越來(lái)越難溝通,正是教化之“化”消逝,基于家庭、社區、人群的“禮”正在失靈的明證。

  如果把推己及人放在實(shí)踐的社會(huì )場(chǎng)景中,意味著(zhù)在局部的共同體中,人們借助共識來(lái)理解彼此的思維與行動(dòng)。同時(shí),也把自己放在場(chǎng)景之中,推演他人的思維與行動(dòng),達成“己”與“人”之間相互的理解、默契,減少人際沖突,促成社會(huì )的秩序穩定和諧,實(shí)現社會(huì )之善。孝老愛(ài)親是日常,多年一日守倫常。從書(shū)中選取的9則故事,每一個(gè)生動(dòng)的故事都是作者用情寫(xiě)作的,每一個(gè)鮮活的人物都是從田野調查中挖掘出來(lái)的,采寫(xiě)的每個(gè)家庭和人物都有一定的典型性,是當下家庭社會(huì )“情”與“禮”, “己”與“人”秩序的排演。

  故事1講述了多子女的父母,重男輕女,讓女兒獨自贍養,財產(chǎn)卻全部給予兒子,兒子終將父母送進(jìn)養老院。故事2講述了患阿爾茨海默病多年的老人,他攪亂了一個(gè)家庭的正常秩序,令子女苦不堪言故事3講述了喪偶的退休干部與鄉下種地老嫗再結連理,經(jīng)過(guò)不斷磨合終獲幸福,是半路夫妻的成功案例。故事4講述了有兒女在海外的孤獨老人,父輩與子女,重重隔阻,兩地牽掛。故事5講述了在農村生活了一輩子的老婦隨子進(jìn)城,對城市生活從不適應到適應的過(guò)程。故事6講述了臥床多年的偏癱老人,讓照顧他的子女度日如年,付出了生命和經(jīng)濟的雙重代價(jià)。故事7講述了在農村頤養天年的老人,勤儉節約,兒孫繞膝。故事8講述了普通市民家庭老兩口相互攙扶、相互支撐的養老故事。故事9講述了喪偶的老年婦女經(jīng)歷的兩次失敗的半路夫妻生活。

  編者選取的這9個(gè)獨立成篇的故事,展現我國東部地區城鄉晚年生活的多種樣態(tài)。對照評價(jià)標準,推己及人,每個(gè)故事的人物,都不是純粹的經(jīng)濟人,都有特定情感的渴求,或基于道義的某種訴求,啟示廣大讀者,有必要重拾親情、重拾彼此的幫扶和寬容,繼續堅守那些并沒(méi)有過(guò)時(shí)的仁義慈愛(ài)的倫常道義,并兼收并蓄正面的現代價(jià)值融入其中,從而形成新時(shí)代的家庭秩序。

  當時(shí)只道是尋常,回首難覓舊時(shí)光。書(shū)名中的“我們”不僅是讀者,也是社會(huì )見(jiàn)證者,是贍養關(guān)系的一方。日常生活世界的轉型亦是現代化的重要題域,只有生活世界中的人以及人與人的倫常關(guān)系發(fā)生深刻的變化,傳統社會(huì )到現代社會(huì )的轉型才真正完成。傳統社會(huì )向現代社會(huì )轉型的近現代歷史,既是政治經(jīng)濟領(lǐng)域轉型的歷史,同時(shí)也是一部日常生活世界變遷、轉型的歷史。

  “過(guò)好日常,守定倫常” 。就某種角度看,《我們的爸媽》也是一部記錄當下、思及未來(lái)的社會(huì )生活史著(zhù)作。這幾位作家,都是新時(shí)代的“大記者”,他們通過(guò)細致的采訪(fǎng),對于人與人之間的“溝溝壑壑”有著(zhù)細膩地把握,這種把握可能不是社會(huì )學(xué)家能夠做得到的。農村的變遷、城市人物的悲歡離合,可能學(xué)術(shù)著(zhù)作、地方志書(shū)也不能將這個(gè)地區這段生活深刻地勾勒出來(lái)。

  這大概就是非虛構的力量,就是文學(xu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