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皓:洪黎明的狂歡

(2019-04-25 10:55) 5616013

  洪黎明的名字,是清晨的,朝氣勃發(fā),亮色閃閃。

  洪黎明的畫(huà),青一色的山水,山山水水之間頂多再加上幾頭羊,幾間茅草屋,或者再添大雁一行。

  如今的中國畫(huà),畫(huà)幾筆美女,不論正著(zhù)畫(huà)還是歪著(zhù)畫(huà),都很討人喜歡,贏(yíng)來(lái)不錯的聲譽(yù)與不俗的經(jīng)濟收益,也是理所當然??僧?huà)家洪黎明還是只畫(huà)他的山水,抱定青山不放松了。知道洪黎明,其實(shí)也好理解,他雖生于鬧市,兒時(shí)父母為了工作,是將他放在浙江諸暨的農村長(cháng)大。他在鄉下的山山水水間拾過(guò)柴,撿過(guò)豆,也放過(guò)牛,直到七八歲才又回到父母的身邊來(lái),可是兒時(shí)的記憶連同對這山山水水的印像與幻想,都早已刻印在他的腦海里,永遠也揮之不去了。

  描繪出潛藏在心底理想中的山水,這幾乎成了畫(huà)家的一個(gè)情結,一個(gè)夢(mèng)。

  有的人畫(huà)山,高山大川,奇峰險峻,是用來(lái)仰望的;有的人畫(huà)山,登高望遠,雄視萬(wàn)里如虎,是用來(lái)鳥(niǎo)瞰的。而洪黎明筆下的山,大多不在于雄奇,不在于聳峙,而在于畫(huà)出了山的坡坡坎坎,畫(huà)出了山的逶迤道來(lái),山的平靜與優(yōu)雅。他畫(huà)了很多山居圖,一座高山,或于山頂,或于山坡,或是在山的窩窩里,都有茅屋三兩間,一年四季,春風(fēng)秋色,層林盡染。身居鬧市而想著(zhù)山居,這就是畫(huà)家的又一個(gè)情結,又一個(gè)夢(mèng)了。

  因了山,便有水,山水原本就是相伴相依的。

  畫(huà)水,黎明的水也多不是驚濤裂岸,大江東去的那種。他的水,是那么的平靜,那么的舒緩,從山的幽遠處流出,又仿佛是從他的心間緩緩地淌來(lái)。為生計而匆忙著(zhù)的人們見(jiàn)了,便會(huì )心頭一松,心曠神怡,心靜如水,一如畫(huà)家畫(huà)的那幅《秋水無(wú)聲圖》了。

  在洪黎明的畫(huà)中,不論畫(huà)了哪里的山,哪里的水,山水之間都透出了一種靜,一種寂。驀然一見(jiàn),便覺(jué)與一個(gè)熱鬧著(zhù)的世界有點(diǎn)相去甚遠,有點(diǎn)隔寞著(zhù)了。然而正因為世界的喧囂,便就產(chǎn)生對于靜與寂的需求,一如搖滾音樂(lè )聽(tīng)得如雷貫耳,便會(huì )想起小提琴的悠揚或是江南絲竹的閑雅。

  《皖山云起》《溪山清遠》《溪山好處便為家》等等,這些畫(huà)面里很多水氣充盈,云霧漫天,畫(huà)面很滿(mǎn),卻閑雅,有虛境。畫(huà)家以此渲瀉出了他的情緒。靜是畫(huà)家對外在環(huán)境的描述,寂才是其內心的修煉與追求。

  這樣的修煉與追求,行色孤單是難免的了。

  有句歌詞唱到,“孤單是一個(gè)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由此我便理解到了畫(huà)家,仿佛看到了洪黎明如同他的名字一樣,正自信著(zhù),散淡卻又朝氣勃發(fā)著(zhù)行走的身影,看似孤單,卻在享受著(zhù)他心中的狂歡。

  而狂歡者,正是在用狂歡掩飾著(zhù)他們的不自信,他們的寂寞與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