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海:醉臥笑伊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界的“丹陽(yáng)黑馬”

(2019-04-25 10:59) 5616019

  近年來(lái),各路網(wǎng)絡(luò )大神群雄逐鹿,各顯神通,后宮派、玄幻派、青春派、純言情派作品紛紛殺入影視圈,接連引發(fā)現象級的轟炸效應。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正以驚人的速度成長(cháng)為一棵參天大樹(shù),撩開(kāi)神秘面紗,走上歷史舞臺,大搖大擺地在中國當代文學(xué)占有一席之地。

  2018年初,閱文二次元頻道評選“一帝四皇”,醉臥笑伊人以作品《變身路人女主》奪得“一帝”桂冠,被譽(yù)為“二次元新派變身文第一人”。他的作品深受千萬(wàn)讀者追捧,新書(shū)上架當月,五個(gè)百萬(wàn)盟主總打賞金超過(guò)二十萬(wàn)元人民幣。醉臥笑伊人成為變身流最早的開(kāi)創(chuàng )者和持之以恒的踐行者,是起點(diǎn)中文網(wǎng)當之無(wú)愧的2017年度輕小說(shuō)第一人,被評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年度榜單十二天王之一。

  醉臥笑伊人并非是人們想象中混跡沙場(chǎng)的“老江湖”,只是一個(gè)二十多歲初出茅廬的新人,而且是網(wǎng)絡(luò )作家中稀有的男丁。他的真名叫王吳舜,丹陽(yáng)市訪(fǎng)仙鎮人,2014年畢業(yè)于南京林業(yè)大學(xué)信息與計算科學(xué)專(zhuān)業(yè)。一個(gè)理科生成為專(zhuān)業(yè)的網(wǎng)絡(luò )寫(xiě)手,短短數年業(yè)績(jì)不凡,讓人匪夷所思。

  (一)

  王吳舜自小喜愛(ài)文學(xué),小學(xué)時(shí)曾在《青少年日記》雜志上發(fā)表過(guò)處女作《“垃圾”的自述》,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筆十塊錢(qián)的稿費。在華南學(xué)校上初中時(shí),他與幾個(gè)志同道合的同學(xué)自組了一個(gè)文學(xué)社團,吟詩(shī)作賦寒窗里,自得其樂(lè )歡聚中。因為缺乏活動(dòng)經(jīng)費,他突發(fā)奇想,可否寫(xiě)點(diǎn)文章掙點(diǎn)稿費來(lái)補貼。于是他利用課余時(shí)間在日記本上開(kāi)始寫(xiě)網(wǎng)游小說(shuō),一寫(xiě)就是十幾萬(wàn)字,投稿后卻石沉大海,音訊全無(wú)。固然有失落,有遺憾,但他心中的文學(xué)夢(mèng)想始終沒(méi)有破滅。

  他的父親是丹陽(yáng)一所中學(xué)的校長(cháng),指望兒子將來(lái)能成大器,在王吳舜中考得優(yōu)異成績(jì)后,特意將兒子送到常州名校前黃中學(xué)就讀。高一時(shí),埋頭苦學(xué)的王吳舜成績(jì)一直穩居年級前十之列,成為同齡人中的佼佼者。閑時(shí)他也寫(xiě)些散文、詩(shī)歌、小說(shuō),倍受男女同學(xué)的膜拜,稱(chēng)其為“才子”。他的小說(shuō)一般寫(xiě)在作業(yè)本上,現在看來(lái)雖然有些幼稚,但同學(xué)們爭相傳閱,等手稿回到他的手中,早已面目全非。

  他崇拜韓寒,特別喜歡韓寒主編的青春雜志和小說(shuō)。高二時(shí),一度沉寂的文學(xué)夢(mèng)想在他的內心狂熱膨脹,他構思了一篇玄幻小說(shuō),一寫(xiě)起來(lái)便無(wú)法收手。沉浸在文學(xué)的世界里,他時(shí)常處于忘我的狀態(tài)。他覺(jué)得寫(xiě)作是一種宣泄,是一種享受,是一種自信,是一種快樂(lè ),他很滿(mǎn)足這樣的自我世界。但付出的代價(jià)卻極其沉重,他的學(xué)習成績(jì)漸漸下降。

  數學(xué)課上他正在寫(xiě)作,被老師抓了個(gè)現行。老師暴跳如雷,大喝一聲:“不務(wù)正業(yè),把家長(cháng)叫來(lái)。”其實(shí)他的父母每個(gè)周末都會(huì )來(lái)學(xué)校,給他送營(yíng)養品和費用。但這一次父母專(zhuān)程而來(lái)是與班主任、任課老師一起給王吳舜“會(huì )診”,尋找成績(jì)下滑的原因。掀開(kāi)王吳舜宿舍里的被窩,四、五本日記本上寫(xiě)滿(mǎn)密密麻麻的小說(shuō)、隨筆,足足有幾十萬(wàn)字,枕頭下還有一大堆廢舊電池。原來(lái),他常常打著(zhù)電筒在被窩里看書(shū)、寫(xiě)作……班主任長(cháng)吁短嘆:“難怪王吳舜上課經(jīng)常瞌睡,疲憊至極。”

  他的父親顯得比班主任冷靜,與王吳舜單獨交談了個(gè)把小時(shí),給他約法三章:高中時(shí)代成績(jì)第一,必須進(jìn)入優(yōu)秀生行列,寫(xiě)作不是壞事,可以作為今后的興趣愛(ài)好,不可撿芝麻丟西瓜。當初文理分科時(shí),父親認為他理化成績(jì)好,選擇理科理所當然,大學(xué)畢業(yè)后也好找工作。其實(shí)王吳舜更喜歡歷史,但他不善言辭,不忍拒絕。

  (二)

  2010年高考,王吳舜被南京林業(yè)大學(xué)錄取,大學(xué)校園里濃郁的文化氛圍、充裕的自由空間給他帶來(lái)了新的機遇。入校之時(shí),他便開(kāi)始在起點(diǎn)中文網(wǎng)創(chuàng )作連載武俠小說(shuō),每天兩個(gè)小時(shí),寫(xiě)三千字左右,于他而言很輕松,二十多萬(wàn)字的作品橫空出世,問(wèn)津者寥寥。大二時(shí)他改變文風(fēng),主題涉及動(dòng)漫、穿越,創(chuàng )作出作品《火影之永恒藝術(shù)》,看到有三千多讀者收藏,人氣漸增,他非常欣慰。

  2013年,思如泉涌的王吳舜正式簽約縱橫網(wǎng),170余萬(wàn)字的歷史小說(shuō)《三國志之名門(mén)公子》和70萬(wàn)字的《開(kāi)元風(fēng)流》相繼問(wèn)世。隨著(zhù)點(diǎn)擊率的提升,他才開(kāi)始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收入,衣食自給,基本無(wú)需父母負擔。碼字耗費了他大量的時(shí)間和精力,他常常通夜寫(xiě)作,白天補覺(jué),有次被輔導員查到,讓他寫(xiě)下檢查書(shū)、保證書(shū)之余,他的父親再次被系主任請到辦公室。掛科意味著(zhù)拿不到畢業(yè)證書(shū),系主任言近旨遠,老父親語(yǔ)重心長(cháng),王吳舜答應創(chuàng )作、學(xué)業(yè)兩不誤,畢業(yè)時(shí)他順利取得了理學(xué)學(xué)士學(xué)位。

  20144月,王吳舜簽約騰訊閱文集團,成為職業(yè)自由撰稿人。

  150余萬(wàn)字新作《變身女學(xué)霸》一上架,網(wǎng)絡(luò )人氣飆升,開(kāi)創(chuàng )了學(xué)霸流文風(fēng)。第一個(gè)月收入3萬(wàn)多,當年總收入超過(guò)30萬(wàn)。原來(lái)碼字作文可以生存,可以快樂(lè )。大四課程比較少,下午晚上空余時(shí)間多,他每天碼字6千多,駕輕就熟。班上的同學(xué)忙著(zhù)應聘找工作,王吳舜也在四處游走,參加桂林喜來(lái)登酒店筆會(huì )、天姥山采風(fēng)詩(shī)會(huì )等等,忙得不亦樂(lè )乎。

  他寫(xiě)作幾乎不列提綱,諸多的粉絲捧場(chǎng)讓他有點(diǎn)飄飄然?!蹲兩砼畬W(xué)霸》尾端創(chuàng )作穿插的細節往往脫離現實(shí),也招致部分讀者批評,有的讀者甚至懷疑他在請寫(xiě)手操刀。何去何從,一度讓他迷茫。

  (三)

  大學(xué)畢業(yè)后,他在常州找到一份安逸的工作,但他不愿意放棄寫(xiě)作,于是回到老家,成了一名職業(yè)網(wǎng)絡(luò )寫(xiě)手。為使220萬(wàn)字新作《干物妹也要當漫畫(huà)家》更貼近生活,2016年初,他只身來(lái)到二次元輕小說(shuō)的源頭——日本。在日本東京語(yǔ)言學(xué)校,他一邊學(xué)習日語(yǔ)與動(dòng)漫,感受日本文化,一邊發(fā)掘素材,尋找靈感。題材雖然小眾,但數年的網(wǎng)絡(luò )歷練讓他愈發(fā)成熟,心態(tài)平和,作品好評如潮。

  2017年是他創(chuàng )作的豐收年,140萬(wàn)字的輕小說(shuō)《變身路人女主》在網(wǎng)絡(luò )上大紅大紫,千萬(wàn)讀者追捧,占據人氣榜首,最高月收入近十萬(wàn)。王吳舜猶如一匹黑馬在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界崛起,被讀者寄予厚望。

  他偏愛(ài)校園生活,因為多姿多彩的校園生活給他帶來(lái)無(wú)窮的靈感。尤其是塑造學(xué)霸形象他信手拈來(lái),他當年就是一個(gè)學(xué)霸,學(xué)霸的酸甜苦辣他有深切的體會(huì )。

  鎮江電視臺在今年年初專(zhuān)題采訪(fǎng)了王吳舜,他在屏幕上道出了許多心聲。起初他并未想過(guò)會(huì )走上寫(xiě)網(wǎng)文這條路,學(xué)生時(shí)代他喜歡網(wǎng)游,在寄宿學(xué)校沒(méi)法玩,于是便通過(guò)寫(xiě)文來(lái)幻想自己的網(wǎng)游世界。高中生活單調壓抑,當學(xué)霸更是無(wú)趣無(wú)聊,寫(xiě)作在校園里是一件安全的事情,比看雜書(shū)還靠譜,可以尋覓到繁雜學(xué)業(yè)中一席寧靜的世外桃源。愛(ài)上寫(xiě)作,沉浸在自我中,可以?huà)仐壢耸篱g的一切煩憂(yōu)。自己的確也談不上天賦超群,熱血沖腦時(shí)給各大刊物投稿時(shí)常沒(méi)有回音,他只好自我安慰且當做自?shī)首詷?lè ),相信堅持總有回報。細細想來(lái),寫(xiě)作能滿(mǎn)足自己在現實(shí)中無(wú)法實(shí)現的愿望,小說(shuō)的世界總是蘊含著(zhù)無(wú)限的可能,碼字道路坎坷,碼字歲月艱辛,但碼字快樂(lè )無(wú)窮。

  談及變身文,王吳舜說(shuō)本質(zhì)上其實(shí)是萌系女主文,深受日本萌系動(dòng)漫的影響。在日本研修期間,王吳舜一到周末便和他在日本的讀者相約去秋葉原閑逛,話(huà)題中心離不開(kāi)動(dòng)漫,不知不覺(jué)中,他在刻畫(huà)人物時(shí),總會(huì )有些漫畫(huà)式的夸張。他就是抱著(zhù)一種“我要寫(xiě)一個(gè)現實(shí)中不存在的萌妹子”的想法來(lái)寫(xiě)變身文的,所以他的變身文已經(jīng)完全偏離了傳統變身文道路,獨具個(gè)性。女主的存在就是為了萌,萌就是存在的意義,或許現實(shí)世界的女孩總有那么些不盡如人意,而王吳舜筆下的萌妹子卻得到了眾多讀者的喜愛(ài)和追捧。

  前路漫漫,未來(lái)可期。筆耕不輟的王吳舜一定會(huì )奉獻出更多的精品力作與讀者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