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保國:東凌湖,故鄉的湖

(2020-03-23 13:46) 5845685


東凌湖外灘漁民在起文蛤。王必春攝

曲徑通幽范公堤。王必春攝

漁家小孩游東凌湖葵園。王必春攝

       我一直覺(jué)得自己是一片小舟漂浮在南黃海,任春夏秋冬,任風(fēng)吹雨打,任潮漲潮落,總在故鄉的大海中漂浮,卻總離不開(kāi)故鄉海水浸?泡的土地,我的心總是離不開(kāi)如東那漫長(cháng)的海岸線(xiàn),我的血脈總是離不開(kāi)圍海造田的滄桑,我的眼睛總是離不開(kāi)親切的東凌湖。
       當春天來(lái)臨時(shí),我卻似乎成為東凌湖四周長(cháng)長(cháng)的林蔭道上的一枚刺槐葉子,仿佛聆聽(tīng)著(zhù)?東凌湖港口漁船上汽笛聲,讓我的紋絡(luò )里多了一份為故鄉人的欣喜和祝福。我會(huì )從心里感慨:“這個(gè)春天,將會(huì )帶來(lái)故鄉漁民的好運。”只有汽笛音律才能把東凌湖畔沸騰起來(lái),才能把東凌湖“面朝大海,春暖花開(kāi)”美姿和秀美展現出來(lái)。
只有依傍著(zhù)東凌湖邊,圍著(zhù)東凌湖那綠蔭的百草園,我的整個(gè)精神才覺(jué)得飽滿(mǎn)和充沛,我的幸福感也變得更加甜蜜。
       我永遠不會(huì )遺忘自己的根,我會(huì )把血脈的情緒,順著(zhù)經(jīng)絡(luò ),牽著(zhù)熱愛(ài)的方向,去觸摸著(zhù)東凌湖貌美如花的靈肉。讓我不由自主每到清明的四月天,走進(jìn)東凌湖的世界,有人要問(wèn),你為什么對東凌湖這樣的鐘情呢?在東凌湖港口,長(cháng)憶我童年時(shí)隨著(zhù)父親在漁船上做“小漁民”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記憶憂(yōu)新,那也是年輕時(shí)父親開(kāi)墾幸福的發(fā)源地,沒(méi)有父輩們游戈在南黃海洶涌潮流里,那有今天豐美的海上牧場(chǎng)東凌湖。所以追逐父親下海捕撈的傳奇和打拼苦澀的過(guò)程,才能讓我靈魂走得更遠,才能讓我的思想更加親近東凌湖,東凌湖的風(fēng)光更加魅力四射。
       東凌湖,真的讓我忠貞不一,因為東凌湖邊的東凌小學(xué)讓我走進(jìn)了不歸的路——追逐那觸不可及的文學(xué)夢(mèng),我作為一名代課的語(yǔ)文教師,卻讓我從這里駕駛著(zhù)文學(xué)這輛汽車(chē),踩踏著(zhù)空白紙張和芬芳墨跡的油門(mén),滿(mǎn)載著(zhù)心中的希望,向文學(xué)夢(mèng)的金字塔駛去,三十年的路程,終于叩開(kāi)了中國作家仰視的大門(mén)。
       東凌湖畔不僅記憶著(zhù)我童年往事,而且是我成長(cháng)和尋覓人生真諦的搖籃,是我生命中的“延安”,是我人生路程中的“落腳點(diǎn)和根據地。”
       于是乎,誰(shuí)人對東凌湖的說(shuō)三道四,讓東凌湖疼痛起來(lái),我也隨之疼痛,就是對我傷痕上的抹鹽,在我看來(lái)對我故鄉的土地不敬,在我看來(lái)對我父老鄉親的不敬,在我看來(lái)就是對東凌湖不敬和蒙羞。
       春去夏來(lái),我會(huì )被東南風(fēng)暖流漂到東凌湖,開(kāi)始品嘗到大海的味道,站在東凌湖忘憂(yōu)島眺望波濤平面上海鷗往返南黃海與東凌湖之間,和海鷗氣質(zhì)中“精衛填海”一種內涵,這種榜樣永遠銘刻在我的腦海,使我在困難的情況下不至于氣餒,使我在弱勢的情況不至于失望,使我在落魄的情況下不至于迷茫,使我在跌倒的情況下不至于爬在原地不動(dòng)。
       東凌湖忘憂(yōu)島是夏季避暑的好去處,我坐著(zhù)旅游中心“馬自達”船,漂泊在湖中央,登上了忘憂(yōu)島,聽(tīng)聽(tīng)東凌湖鳴鳴的蛙聲,聞聞東凌湖綠地上一陣陣大自然的清香。
       藏在島上的我,恰如一只昆蟲(chóng),洞察東凌湖晨起的紫煙,和夕陽(yáng)后的霓氣。試圖把生命的影子,照進(jìn)東凌湖崛起,試圖把故鄉這個(gè)金銀細軟的情節,放進(jìn)歷史長(cháng)河中去,讓她不斷地為故鄉未來(lái)茁壯成長(cháng)。
       冬天依舊不來(lái),我就從蜿蜒范公堤上,穿梭在故鄉濃重的秋色里,又一次邁進(jìn)東凌湖,碧波蕩漾的水平面,溫柔得像一位剛入洞房新娘,讓我融進(jìn)了她的懷抱不能自拔。所有童年幼稚,一切少年無(wú)知,那種青年苦逼,仿佛是東凌湖平面一圈一圈波浪,成為一種浪漫形式。我記憶東凌湖畔上南坎小鎮濱海槍聲,我記憶東凌湖畔上大豫鎮墾牧先驅張謇衣缽,我記憶兵房橋上哪一位位為國為民的戰士。
       我也懷念樸素的時(shí)光,懷念父母慘苦拉扯我六七個(gè)小孩長(cháng)大成長(cháng),懷念那些被攏進(jìn)灶堂里金黃色稻草和麥桿的柴草。我生長(cháng)在窮鄉僻壤,卻飲著(zhù)東凌湖畔里溝潭乳汁長(cháng)大,相信每一個(gè)政策里,都有成人及孩子遭遇歷史變遷的縮影。我慶幸能成為洪流的產(chǎn)物,成為故鄉土地上的附屬品,成為一種命運的碼單,成為父親和母親生命的年鑒,也成為一份時(shí)代變遷的薄涼溫厚,永遠留駐在東凌湖上。
?       我想,比生命更重要的是根,是自己的故鄉。我也不例外,無(wú)論我作別故鄉后端坐何方,我都是海水泡大的漢子,出生在海腥味的南坎小鎮鄉下被大家遺忘的小村莊,以及靜脈涌動(dòng)的東凌湖使我不可更改的表情。
  我忠于做她的孩子,愿意她的基因、血清成為我永恒不變傳承,甚至千秋萬(wàn)代我也會(huì )守護著(zhù)這一脈相承的血統,就是千刀萬(wàn)剮的痛苦,我也不會(huì )改變根的這顆“故鄉芯。”
是的,東凌湖是父老鄉親一張奮斗的名片,有您我會(huì )更加驕傲,有您我會(huì )更加自豪,您是出門(mén)在外游子慰藉,您如我父,您如我母,任憑冬天寒風(fēng)呼嘯,我總會(huì )東安閘上為您虔誠,為您祝福,直至天老地荒我也愿意。
  是的,清明——南黃海,青青的茅針,滿(mǎn)綠的海堤,籽脹的春魚(yú),脆透的泥螺,嫩刷的竹蟶,“天下第一鮮”的文蛤,金燦燦菊花茶,高聳入云的風(fēng)車(chē),東初寺的鐘聲,?黑色柏油路,小橋流水鄉村公園……故鄉啊,東凌湖啊,我扯開(kāi)的喉,無(wú)論哭泣還是歌唱,無(wú)論洪亮還是沙啞,我終將相信,我或富或貧、或貴或賤的故鄉,終是會(huì )保留我原始的出身、性格、我的身上疤痕和指甲、毛發(fā)。
       感慨萬(wàn)千總會(huì )有終結的時(shí)候,故鄉的東凌湖,她將會(huì )和我的天堂父母一樣是我身上不可忘卻的記憶,我走到哪里,她就會(huì )跟隨著(zhù)我的心在一起。讓我“沉溺″于此,此生此世“沉溺″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