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淑娟:微山湖上靜悄悄,運河支隊逞英豪

(2021-06-08 10:53) 5955316


運河支隊三任支隊長(cháng)后人的合影

  江蘇作家網(wǎng)訊   20191213日,國家公祭日。在紀念運河支隊成立八十周年座談會(huì )上,我與運河支隊三任支隊長(cháng)的后輩們見(jiàn)面了。座談會(huì )在徐州臥龍泉抗戰景區召開(kāi)。

  1940年第一天,太陽(yáng)緩緩升起,照亮了那條如帶如綢的大河,以及河兩邊的樹(shù)木、房屋。這一天,運河支隊正式成立。從此,一群熱血男兒馳騁于運河兩岸、蘇魯邊界,成長(cháng)為一支既隸屬于八路軍又隸屬于新四軍的抗日武裝。

  有好幾天,我在電腦上打開(kāi)了百度地圖,長(cháng)久地盯著(zhù)蘇北魯南這一區域, 放大,再放大,然后縮小,再縮小。我在無(wú)數次的地圖縮放之中,努力將這一帶的水系、山巒、道路刻在腦海里,努力還原當年的游擊隊員們如何沿著(zhù)運河傳遞抗日的主張和力量。壯闊的大運河啊,在地圖上,瘦成了靜脈一樣的血管,抗戰的熱情曾在這血管里奔涌、燃燒。

  第一任支隊長(cháng)孫伯龍的兒子孫繼龍、第二任支隊長(cháng)邵劍秋的孫子邵航宇、第三任支隊長(cháng)胡大勛的孫子胡永強,均到會(huì )緬懷先烈與先人,回憶光榮與夢(mèng)想。

  到底是英雄的后代,他們個(gè)個(gè)器宇軒昂,眉宇間寫(xiě)滿(mǎn)了英氣、藏不住正氣。我這么文弱的人與他們站在一起,陡然間都多了些英氣、增了些豪氣。

  抗日英雄、開(kāi)荒楷模胡大勛的孫子胡永強少小離家,定居上海,如今依然能講一口流利的徐州話(huà)。在運河支隊抗日紀念館前合影時(shí),他堅持讓我站在中間,笑說(shuō)應該由他們來(lái)保護我。嚴寒的冬季,因一句話(huà)而溫暖。

  胡永強說(shuō),前輩們在這片土地上拋頭顱灑熱血,沒(méi)想到今天這些運河支隊的后代們竟能在這里歡聚一堂。原來(lái),他們也是第一次見(jiàn)面。參觀(guān)中、吃飯時(shí),他們始終在一起,笑著(zhù)看,笑著(zhù)說(shuō)。

       胡大勛是個(gè)有夢(mèng)想的男人

  1898年,胡大勛出生于徐州城北柳泉一個(gè)敗落的地主家庭。在這里,鄉親們經(jīng)常談起的話(huà)題是土地,是糧食,是生產(chǎn),是年成,是人對自然的抗爭或妥協(xié)。

  1919年,北京爆發(fā)了“五四運動(dòng)”。消息傳到徐州,20歲的胡大勛熱血沸騰起來(lái)。和那個(gè)時(shí)代的很多年輕人一樣,他決定投筆從戎,棄學(xué)從軍。然而,在張家口西北軍的隨營(yíng)學(xué)校里,所見(jiàn)所聞卻讓他失望透頂。

  “吶喊”過(guò)后是“彷徨”。一年后,胡大勛又改考蘇州第二農業(yè)專(zhuān)科學(xué)校,立志學(xué)農救國。他發(fā)憤圖強,攻讀英語(yǔ)、日語(yǔ),打算出國學(xué)習先進(jìn)農業(yè)知識和技術(shù),但后來(lái)迫于家庭和社會(huì )的壓力,未能成行。失望又一次攫住了他。

  救國夢(mèng)不成,稼穡夢(mèng)不行,兩粒種子卻在他年輕的心中生了根、發(fā)了芽。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兩粒種子最終結出了什么樣的果子?胡大勛用他的一生給出了并不“標準”的答案。

  接下來(lái)是一段戎馬倥傯、烽火連天的歲月。胡大勛不僅帶領(lǐng)運河支隊出沒(méi)于京杭大運河兩岸,打鬼子,端炮樓,反掃蕩,還成功地執行中國共產(chǎn)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政策,促使國民黨蘇魯邊游擊司令韓治隆的部隊在蘇魯邊境保持中立,使這個(gè)地區日偽頑與八路軍的實(shí)際力量發(fā)生了變化。

  1990年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魯南峰影 運河支隊專(zhuān)輯》一書(shū)里,邵劍秋寫(xiě)過(guò)一篇題為《斗爭——團結》的回憶錄,文中提到一個(gè)“儀表堂堂的中年人”,就是時(shí)任運河支隊參謀長(cháng)的胡大勛。

  在張家口軍事學(xué)校的所學(xué),為他馳騁沙場(chǎng)抗日救亡打下了基礎。到了晚年,胡大勛選擇在黃河故道的荒灘上墾荒種果,也可視為當年農業(yè)救國的夢(mèng)想結出了另一枚人生碩果。

  人生啊,真是一次奇妙的旅行!說(shuō)它奇妙,是起點(diǎn)和終點(diǎn)的決定權通常都不在我們自己手中。但是,我們可以用一生的時(shí)間來(lái)驗證起點(diǎn)和終點(diǎn)到底有多大的重合度。當我們濃縮了胡大勛的一生,可以清晰地看到一種偶然性里的必然。當然,我們也可以從每一個(gè)人的生命軌跡中看到少年夢(mèng)想對整個(gè)人生的潛在影響。

  當年飛身運河兩岸抗擊日寇的傳奇人物,在和平年代里照樣能夠迸發(fā)他的英雄力量,譜寫(xiě)新的傳奇。從胡大勛征戰沙場(chǎng)、征服沙灘的人生里,您定能看到夢(mèng)想的光芒,感受到夢(mèng)想的力量!

  66歲時(shí),胡大勛病逝于徐州,而195994日的《人民日報》以《荒灘玉露》為題,將胡大勛等建設者的功勛永遠定格于歷史的天空下。

       孫伯龍絕對是個(gè)“高富帥”

  孫繼龍精神抖擻,步履矯健。當他說(shuō)他已經(jīng)86歲時(shí),與會(huì )人員驚呆了。對于他和他的名字,我可一點(diǎn)都不陌生。我在運河支隊紀念館的墻上“見(jiàn)”到過(guò)小時(shí)候的他,也在照片的題字上“看”到過(guò)父親筆下的他。

  在運河支隊抗日紀念館,我曾被三張照片吸引。一張是陳毅和夫人張茜的。在盱眙黃花塘,陳毅戴瓜皮帽穿黑棉袍,張茜穿棉襖棉褲黑布鞋。這張照片攝于陳毅出發(fā)去延安前,途中運河支隊曾護送他通過(guò)敵人的封鎖線(xiàn)。另一張是羅榮桓與夫人林月琴在魯南,背景是竹簾子。羅榮桓戴眼鏡,穿舊軍裝,林月琴也是舊軍裝,瘦得厲害,腰略顯彎曲。

  第三張,就是孫伯龍與家人在一起。菊花擺滿(mǎn)了臺階,孫伯龍和夫人懷抱兩個(gè)孩子坐在臺階上。照片上,細心的孫伯龍還用漂亮的小楷記錄下了幸福時(shí)光:“民國二十四年冬,于嶧縣城鎮北街小學(xué)宿舍。肖龍坐的地方因光稍暗,且又較繼龍可后,故其影小而面黑。”孫伯龍對肖龍、繼龍兩個(gè)兒子的愛(ài)意,雖隔著(zhù)長(cháng)長(cháng)的時(shí)光隧道,可我們依然能夠觸摸得到。

  從照片上,你可以毫不費力地認定,運河支隊第一任支隊長(cháng)孫伯龍絕對是個(gè)“高富帥”。

  他身高一米八四,風(fēng)流倜儻,相貌堂堂,家有良田五百畝。1926年考取黃埔軍校第六期,在校期間加入國民黨。黃埔軍校畢業(yè)后,隨北伐軍北上回到嶧縣,1928年任國民黨嶧縣黨部書(shū)記長(cháng),因不滿(mǎn)國民黨“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毅然棄官從教,回到嶧縣籌辦文廟小學(xué),親自擔任校長(cháng)。“七·七”事變后,變賣(mài)家產(chǎn)購買(mǎi)武器,拉起了一支二百多人的抗日隊伍。1940年運河支隊宣告成立,他被八路軍115師任命為運河支隊支隊長(cháng)。194011月,調任魯南軍區副司令員。194212號,在黃邱套根據地外的毛樓村被日軍包圍,突圍時(shí)不幸中彈犧牲。

  孫伯龍的夫人葛伯華是名門(mén)閨秀,家境富裕,父親曾是煙臺真光女子中學(xué)校長(cháng),從小受到良好教育,鋼琴彈得極好。

  了解了孫繼龍的父輩,你對他的高壽和氣度也就不感到驚訝了。

       邵劍秋:運河支隊和鐵道游擊隊密不可分

  孫伯龍離任后,邵劍秋繼任運河支隊第二任支隊長(cháng)。

  邵劍秋,1933年曾到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干部學(xué)校當過(guò)學(xué)員,校長(cháng)是馮玉祥,副校長(cháng)是張克俠,后因該軍失敗回家了。再后來(lái),他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跟著(zhù)八路軍打游擊,首長(cháng)就是羅榮桓。

  邵劍秋曾經(jīng)撰文回憶過(guò)羅榮桓政委。12月下旬的一天上午,邵劍秋穿著(zhù)單褲打著(zhù)綁帶去見(jiàn)首長(cháng)羅榮桓。羅政委關(guān)心地問(wèn)他為何不穿棉衣,他說(shuō):“鬼子不給我們時(shí)間,棉衣沒(méi)做好就掃蕩了。”羅政委當即叫人替邵劍秋量尺寸做棉衣,并說(shuō)“穿上棉衣咱們再談工作”。

  運河支隊紀念館副館長(cháng)胡軍英介紹說(shuō),邵航宇最像爺爺邵劍秋,比他的父親還要像,長(cháng)相、聲音、步態(tài)、氣質(zhì)等,都能讓人回憶起邵劍秋當年的風(fēng)姿。胡軍英到安徽阜陽(yáng)采訪(fǎng)運河支隊后代時(shí),在車(chē)站一眼就認出了人群中的邵航宇——和照片上的邵劍秋真像!

  邵航宇的母親為胡軍英講述過(guò)運河支隊和鐵道游擊隊的淵源:“1988年,我們到蘇州采訪(fǎng)鐵道游擊隊隊長(cháng)劉金山,他握著(zhù)我爸爸的手說(shuō),老邵啊,慚愧啊,你們運河支干的事兒都拍到我們鐵道游擊隊身上了。我爸爸說(shuō),當時(shí)形勢需要啊,我們現在要寫(xiě)運河支隊,就是要還原一個(gè)真實(shí)的歷史,告慰運河支隊的烈士呀。”那年,鐵道游擊隊隊長(cháng)劉金山和運河支隊支隊長(cháng)邵劍秋還都健在。

  邵航宇沉著(zhù)、穩重,話(huà)不多,他在座談時(shí)沒(méi)有提及這段歷史淵源。

  關(guān)于運河支隊和鐵道游擊隊的故事,徐州抗戰景區負責人胡大貴在2012年采訪(fǎng)陳昊蘇時(shí)也曾談及。

  “我覺(jué)得我們江蘇徐州的同志做了很多好的工作,當然還可以繼續努力。在手段的表現方面,讓內容更加富有生活氣息,同時(shí)又有藝術(shù)魅力,這些方面還可以做更多嘗試。我記得過(guò)去曾經(jīng)有人寫(xiě)過(guò)《鐵道游擊隊》這樣的作品,后來(lái)拍成電影拍成電視劇,影響巨大。我覺(jué)得運河支隊完全可以說(shuō)它也是一個(gè)運河水上的游擊隊、水上鋼鐵運輸線(xiàn)、鋼鐵游擊隊。” 陳昊蘇關(guān)心運河支隊的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和提煉升華。他是陳毅元帥之子,1942年出生于江蘇阜寧,擔任過(guò)北京市副市長(cháng)、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華全國世界語(yǔ)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等職,還是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

  “《鐵道游擊隊》電影里的人物和故事,許多都是取材于運河支隊的。運河支隊、鐵道游擊隊和微山湖游擊大隊,他們都是兄弟部隊,曾經(jīng)一起并肩作戰,微山湖中的微山島根據地就是運河支隊開(kāi)辟的,圍繞微山島的幾次戰斗,也都是以運河支隊為主力和總指揮的。最后激戰微山島,運河支隊在那里犧牲了100多人。后來(lái)輿論宣傳讓鐵道游擊隊家喻戶(hù)曉,運河支隊卻無(wú)人知曉。”胡大貴補充道。

  “他們共同書(shū)寫(xiě)著(zhù)英雄的史詩(shī),所以抗日戰爭的史詩(shī)它的內容本身是非常豐富的。”陳昊蘇說(shuō),“運河支隊應該好好寫(xiě)一部大書(shū)。”

  從陳毅“運河支隊可以寫(xiě)一部大書(shū)”到陳昊蘇“運河支隊應該好好寫(xiě)一部大書(shū)”,一晃幾十年過(guò)去了。陳毅、陳昊蘇父子倆先后給予運河支隊高度評價(jià),并對后來(lái)人提出了殷切期望。

  今天,運河支隊三任支隊長(cháng)后人來(lái)到徐州臥龍泉抗戰景區,必將對運河支隊那段歷史的挖掘和提煉起到積極作用。

  作者介紹

  周淑娟,女,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第九屆委員會(huì )委員、徐州市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紅樓夢(mèng)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散文集《縱橫紅樓》獲第八屆冰心散文獎,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賈汪真旺》入選江蘇省作協(xié)2018年度重大題材文學(xué)作品創(chuàng )作工程和省委宣傳部2020年主題出版重點(diǎn)出版物選題。

  2018年《賈汪真旺》一書(shū)列入江蘇省作協(xié)重大題材文學(xué)作品創(chuàng )作工程后,又于2020年成功申報了江蘇省作協(xié)定點(diǎn)生活項目。另有數百篇作品發(fā)表于《中國作家》《紅樓夢(mèng)學(xué)刊》《曹雪芹研究》《雨花》《文學(xué)報》《揚子晚報》《徐州日報》《文匯讀書(shū)周報》《江蘇作家》《翠苑》《散文選刊·下半月》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