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維萍:《五湖八蕩》:回望故土風(fēng)物,體味滄桑柔情

來(lái)源:興化日報 (2024-02-15 10:09) 5995355

  正如多年前陳建功先生所說(shuō)的那樣:“劉仁前筆下靜靜流淌而出的,大抵是鄉情。如夢(mèng)如幻,如絲如縷。”陳建功先生當初的這段話(huà)是用來(lái)評價(jià)劉仁前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的,而這種鄉情,如今在以劉香河為筆名的散文集《五湖八蕩》中似乎更加濃郁!真可謂:“鄉情裊裊,憂(yōu)心殷殷!”

  作為一個(gè)作家,他的筆終其一生都離不開(kāi)童年與故鄉,所以,??思{一生都在寫(xiě)他那個(gè)郵票一樣大小的故鄉,沈從文一次又一次地寫(xiě)下他的湘西,汪曾祺最讓人難忘的也是他筆下家鄉高郵的吃食、植物、風(fēng)俗與人情。在我們生活的里下河平原上,在這個(gè)嶄新的時(shí)代,也應當有人用他的筆描摹故土的風(fēng)物、描寫(xiě)家鄉的風(fēng)俗與人情。劉香河的散文集《五湖八蕩》正是作家自己對家鄉的又一次深深回望,這顯明地恪守了他幾十年不變的創(chuàng )作理念:用手中的筆,告訴世人家鄉的一切!

  “蘇北里下河流域,是一個(gè)湖蕩縱橫的所在。大縱湖,得勝湖,烏巾蕩,旗桿蕩……所謂五湖八蕩,安頓了我的鄉愁。”(《湖蕩》P1)打開(kāi)這本裝幀素凈典雅的《五湖八蕩》,我們輕松自然地走進(jìn)了劉香河先生的故鄉:水鄉獨特的自然生態(tài)、風(fēng)俗風(fēng)情與歷史人文,氤氳著(zhù)純真的童年記憶與刻骨銘心的生命體驗,有回憶的美好與溫馨,也有歲月滄桑中的不忍與傷痛。那湖,那蕩,那物,那人,那事,在劉香河的筆下深情款款,上升為故鄉上空一縷甜蜜的炊煙,縈繞在我們靈魂的家園。

  “民以食為天!”先賢鄭板橋就寫(xiě)過(guò)不少有關(guān)家鄉美食的詩(shī)篇,他說(shuō)“賣(mài)取青錢(qián)沽酒得,亂攤荷葉擺鮮魚(yú)。湖上買(mǎi)魚(yú)魚(yú)最美,煮魚(yú)便是湖中水”,他還說(shuō)“瓦壺天水菊花茶,青菜蘿卜粯子飯。”在劉香河先生的《五湖八蕩》里,美食占了很大的篇幅,《食事》《味道》《水食》《菜地》從不同角度寫(xiě)了水鄉興化的美食:沙溝魚(yú)圓。米甜酒、豆腐干、莧菜馉、薺菜、胡蘿卜、山芋、芋頭、米餅油條、炒米、春卷、煮干絲等等。一道道美食,在作家的回望中,喚醒了我們的童年記憶,以其特有的味道,留在了我們的味蕾深處。特別吸引我的是《水食》這一章節。作家寫(xiě)到了菱角、河藕、茭白、荸薺、茨菇。寫(xiě)菱蓬的開(kāi)頭極具畫(huà)面感,讓人仿佛一下子走到了某條小河邊:“菱蓬在故鄉河汊之上出現,時(shí)令已是夏季。乘船而行,河面上滿(mǎn)是菱蓬,傍著(zhù)堤岸,鋪向河心……菱蓬長(cháng)得旺時(shí),擠擠簇簇的,開(kāi)著(zhù)四瓣小白花。遠遠望去,一大片,一大片,隨微波一漾一漾的,起伏不定。”(《水食》P125)在這樣的描寫(xiě)之后,水鄉常見(jiàn)的一種吃食——菱角,閃亮登場(chǎng),作家就像一個(gè)極富生活經(jīng)驗的“老農”一般,告訴我們根據不同的形狀,菱角有不同的名字,有的叫“麻雀菱”、有的叫“鳳菱”有的則叫“野猴子菱”,生動(dòng)有趣的文字,讓人讀來(lái),仿佛生吃了那脆甜、透鮮的菱角,頓覺(jué)口齒留著(zhù)清香,勾起了無(wú)數青澀的回憶,讓人似乎一下子回到童年單純而美妙的水鄉時(shí)光!作家在記錄人間至味的同時(shí),讓我們嘗遍家鄉美食,在對往日歲月的回味中,更讓人體會(huì )歲月滄桑中的那一股股柔情!

  風(fēng)物是思鄉的載體,打開(kāi)《五湖八蕩》,我們可以回望記憶中的那個(gè)昔日的故鄉?!段搴耸帯穼?xiě)下作家自己魂牽夢(mèng)縈的故鄉,像游子歸鄉一般,許多人也從這些樸素而靈動(dòng)的文字里,找到了一條回歸家園的小路。從某種意義上來(lái)講,《五湖八蕩》真可謂“寫(xiě)盡故土風(fēng)物,撫慰塵世心靈”。在某種程度上,我更愿意把《五湖八蕩》看作作家對地域文化的一種深情抒寫(xiě)與款款訴說(shuō)。對一個(gè)作家而言,地域文化一直潛伏在他們的腦海里與心靈中,對他們的影響也是潛移默化的,一旦時(shí)機成熟,地域文化就會(huì )蓬勃生長(cháng)在他們的文字中,散發(fā)出獨特的家鄉氣息,像家鄉的小河一般清澈地流淌著(zhù),像雨后的田野一樣溫柔純凈!《五湖八蕩》中對方言俚語(yǔ)的選擇性運用,既在散文的語(yǔ)言運用中保存了水鄉興化的地域特色,又能讓地域之外的讀者能夠讀懂,并領(lǐng)略方言中承載的文化意味,這正體現了一個(gè)作家的文化素養,充分表現了作家對水鄉地域文化的深入理解,讓讀者在閱讀中獲得一種精神的浸潤與滋養。

  一地有一地的風(fēng)物,興化也是,劉香河先生的這本《五湖八蕩》呈現給讀者的就是極富有興化地域特色的物事。汪曾祺對故鄉風(fēng)物的描寫(xiě)往往以回憶的視角而寫(xiě),帶有濃厚的對故土、親人、少年歲月的熱愛(ài),著(zhù)力在作品中營(yíng)造“和諧”之境,抒發(fā)其“人間送小溫”的審美理想。故而他的作品雖然寫(xiě)的是一時(shí)一地的風(fēng)俗人情事物,卻又能超越具體的時(shí)空,給人恒久的審美享受,引發(fā)不同地域時(shí)空的讀者的共鳴。劉香河在《五湖八蕩》中的所寫(xiě)大都以童年時(shí)代以及年輕時(shí)經(jīng)歷的“大集體”時(shí)期的人情事物為背景,在對里下河過(guò)往風(fēng)情的追溯中所展現的不僅僅是一時(shí)一地的鄉土風(fēng)貌,而是以醇厚優(yōu)美的人倫世界的書(shū)寫(xiě)奪人心魄,有人們熟悉的“汪味”。熟悉劉香河先生作品的人,一定都知道,他一向崇敬汪老,是一個(gè)鐵桿的“汪迷”。他一直追慕里下河文學(xué)的標志性人物汪曾祺先生,而汪曾祺的散文就多有寫(xiě)風(fēng)物的,這本《五湖八蕩》所寫(xiě)到的風(fēng)物中,有一些就是汪老的《故鄉的食物》中曾經(jīng)寫(xiě)到過(guò)的,作家在寫(xiě)到關(guān)聯(lián)處時(shí),往往有時(shí)也直接引用汪曾祺老先生的記寫(xiě)。比如寫(xiě)到“季花”魚(yú)的時(shí)候,就引用了汪老先生的話(huà),“汪曾祺先生著(zhù)文說(shuō),鱖魚(yú)有些地方叫‘季花魚(yú)’,如松花江畔的哈爾濱和我的家鄉高郵。北京人則反過(guò)來(lái)讀成‘花季’,叫作‘季花’是沒(méi)有講的……現在很多飯館都寫(xiě)成‘桂魚(yú)’,其實(shí)這是都可以的吧。”(《湖蕩》P240)在寫(xiě)到蠶豆的時(shí)候,作者同樣直接引用了汪老先生的一段文字:“我們那時(shí)偷吃的是最嫩的蠶豆,也就是長(cháng)得尚未飽滿(mǎn)的,躲在軟軟的翠葉間,有細細的絨毛,尾巴上尚留些殘花,像極了蠶寶寶……直接扔入口中,清甜的汁液立刻在口中迸出,新嫩莫名。”(《菜地》P179)在寫(xiě)到端午節的風(fēng)俗時(shí),作者聯(lián)想到了汪曾祺先生的《端午節的鴨蛋》,這樣的聯(lián)想與引用在整本書(shū)中俯拾皆是。它們與劉香河筆下的文字相互印證,珠聯(lián)璧合,相得益彰,增加了散文的趣味性與文化內涵,讀來(lái)意味雋永,情意綿長(cháng),足以慰藉溫暖那些忙碌之中游蕩的心靈!

  散文集《五湖八蕩》是水鄉之子劉香河先生的又一次深情訴說(shuō),它是文學(xué)中的故鄉,它包羅萬(wàn)象,內涵豐富,如風(fēng)行在故鄉的水面上,自然成文,風(fēng)景中有故事,風(fēng)物中有情味,風(fēng)俗中有詩(shī)意,作家給我們描繪了一幅幅風(fēng)格獨特、匠心獨運的風(fēng)景畫(huà)、風(fēng)俗畫(huà)和風(fēng)情畫(huà)。在我們平凡而忙碌的生活中,《五湖八蕩》如一縷靈魂的幽光,照亮了我們歸鄉的路程,正如作家自己所說(shuō)的那樣:“這是一曲獻給家鄉的歌!”身處信息時(shí)代的我們,不妨放慢你匆匆的腳步,走進(jìn)《五湖八蕩》,徜徉其中,在故土風(fēng)物的回望中,體味歲月的滄桑與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