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金泉:驚嘆, 望“書(shū)”驚嘆——讀丁捷新著(zhù)《望洋驚嘆》有感

(2024-03-19 13:03) 5996393

  

  丁捷先生的新著(zhù)《望洋驚嘆》,以恢宏的氣勢,鮮活的故事,翔實(shí)的史料,講述了南黃海洋口港的前世今生,令我嘆為觀(guān)止,油然產(chǎn)生望“書(shū)”驚嘆的無(wú)限感慨。

  望洋驚嘆,是一句偏正成語(yǔ),落腳點(diǎn)在“驚嘆”上。是什么讓作家如此“驚嘆”?是因為“望洋”,這里作家巧妙地把成語(yǔ)中的“洋”進(jìn)行了引申。讀完全書(shū),你就會(huì )理解這里的“洋”除了海洋本意之外,還有兩種寓意,一是從茫茫大海波濤中崛起的東方大港洋口港,為洋口港驚嘆;二是如東世世代代的子民們“辟我草萊開(kāi)新宇,敢教日月?lián)Q新天”的“大洋”精神,是精神層面的洋口港,為如東人民不屈不撓、向海圖強的精神驚嘆。一語(yǔ)雙關(guān),寓意深遠,激發(fā)讀者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和閱讀欲望。

  全書(shū)三個(gè)篇章,分別冠以“興嘆篇”“驚嘆篇”和“詠嘆篇”,始終圍繞“嘆”展開(kāi),起到了統領(lǐng)全書(shū)的點(diǎn)晴之功能。由此,我有四點(diǎn)感嘆。

  一是感嘆作家睿智的腦力。去年接到縣委宣傳部的通知,參加為紀念洋口港開(kāi)發(fā)建設二十年創(chuàng )作報告文學(xué)座談會(huì ),要我們提供相關(guān)素材。當時(shí)我的想法是,要寫(xiě)洋口港,涉及的人和事成百上千,怎么寫(xiě)?不要說(shuō)參加洋口港建設的普通人,就單說(shuō)幾屆縣委縣政府的領(lǐng)導,也不下幾十號人,如何做到方方面面都要兼顧到,寫(xiě)誰(shuí)不寫(xiě)誰(shuí),都是問(wèn)題,實(shí)屬是一個(gè)大工程,如果我寫(xiě),會(huì )瞻前顧后,可能無(wú)從下筆。根據縣委宣傳部領(lǐng)導的要求,我收集了我采寫(xiě)的洋口港開(kāi)發(fā)建設各個(gè)時(shí)期的新聞報道和創(chuàng )作的相關(guān)散文、洋口港專(zhuān)題片解說(shuō)詞以及我們如東日報、如東電視臺的相關(guān)稿件,有三四萬(wàn)字傳給了指定信箱。今年7月份又參加了丁捷召集的如東縣文藝界人士座談會(huì ),他說(shuō),我創(chuàng )作洋口港的報告文學(xué),不是寫(xiě)洋口港的大事記,不會(huì )按時(shí)間結點(diǎn)去寫(xiě),更不是對洋口港開(kāi)發(fā)建設進(jìn)行總結,而是要反映出一種精神,一種時(shí)代的變遷,我要寫(xiě)的是一部文學(xué)作品。閱讀完新書(shū)后,我不由得不佩服丁捷先生的睿智,他做到了。據他介紹,他收集整理資料超過(guò)一千多萬(wàn)字,面對龐雜零散的資料與采訪(fǎng)記錄,他全面梳理與提煉,最終為洋口港留下一份如東人向海而歌的“詠嘆調”。這是作家丁捷的智慧,是他的腦力所在,寫(xiě)出了如東人的精氣神。用中國報告文學(xué)學(xué)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梁鴻鷹的評價(jià)來(lái)說(shuō),《望洋驚嘆》厚而勁激,用歷史興衰與現實(shí)創(chuàng )造作引線(xiàn),丹心妙手地編制出了南黃海人的精神譜系。

  二是感嘆作家剛勁的筆力。洋口港的建設歷程復雜,工程巨大,這顯然在考驗一個(gè)作家的寫(xiě)作能力。如何在眾多人物、諸多事件中拎出線(xiàn)索,謀篇布局,顯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我感覺(jué),《望洋驚嘆》通篇結構是跳躍式的,沒(méi)有按時(shí)間順序和事件發(fā)生過(guò)程去寫(xiě),每個(gè)篇章或者說(shuō)每個(gè)章節都可以單獨成篇,但又互相關(guān)聯(lián)。比如,一開(kāi)始就用了7個(gè)頁(yè)面寫(xiě)三兄弟的故事。但故事并沒(méi)有一口氣講完,而是迅速切入正題,講述了自己與如東的淵源,繼而又通過(guò)與縣委書(shū)記陳慧宇的交談、走訪(fǎng)洋口港所在地的居民顧大嫂,再繼續講述三兄弟的故事。運用電影蒙太奇的手法,不斷變換場(chǎng)景,這是作家的匠心所在,筆力所至。作家不惜筆墨,把這個(gè)在如東民間流傳的故事演繹得惟妙惟肖,出神入化,通過(guò)作家非凡的想象力,化腐朽為神奇,賦予三兄弟生命,既是對如東民間文學(xué)的一次完美的藝術(shù)加工和補充,也是為后面講述如東人傳承和壯大三兄弟精神,飽經(jīng)滄桑,向海圖強,跨越發(fā)展做鋪墊。用丁捷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一部文學(xué)作品中,不能沒(méi)有豐富的關(guān)于人的細節,這是文學(xué)的生命,就像一棵大樹(shù)不能光有樹(shù)干樹(shù)枝,要有豐茂的葉子、靚麗的花朵。比如,她寫(xiě)楊燕,就寫(xiě)出了楊燕作為女性企業(yè)家的潑辣、果敢和睿智,也寫(xiě)出了她作為女人的特點(diǎn)甚至弱點(diǎn),她細膩、敏感、脆弱,日常中還有幾分天真和俏皮,還原了一個(gè)有棱有角、有溫度、有激情的愛(ài)國女商人的形象。那個(gè)時(shí)期,因工作關(guān)系,我經(jīng)常參加洋口港重要節點(diǎn)的采訪(fǎng)活動(dòng),多次看到楊燕出現在不同的場(chǎng)合,在我的印象中,她衣著(zhù)華麗,珠光寶氣,全身透出養尊處優(yōu)的嬌氣和傲氣。尤其是20031118日,在洋口港開(kāi)發(fā)建設奠基典禮上,她穿著(zhù)齊腳踝的長(cháng)裙,披著(zhù)白色的貂毛坎肩,濃妝艷抹,一副雍容華貴的樣子,在我沒(méi)有看書(shū)之前,很難把她與一個(gè)吃得起苦、有家國情懷的企業(yè)家掛上鉤。通過(guò)閱讀相關(guān)章節,徹底顛覆了我過(guò)去對楊燕的偏見(jiàn)。這是作家的筆力,也是作品的魅力。

  三是感嘆作家堅實(shí)的腳力。建港不易,創(chuàng )作也不易,這是一部非虛構紀實(shí)作品,人物和事件都建立在真實(shí)的基礎上,因此,采訪(fǎng)是必不可缺少的課程。他五次來(lái)洋口港采訪(fǎng),用腳丈量著(zhù)如東大地、丈量著(zhù)洋口港的廣度和寬度。他的采訪(fǎng)上至國家領(lǐng)導人,比如,李金華。下至港口建設者、投資者,乃至普通村民。比如,袁新安、周樹(shù)立、顧大嫂,挖掘了一個(gè)又一個(gè)鮮活的故事。據丁捷介紹,當時(shí)開(kāi)發(fā)區管委會(huì )向他提供了一份三位數的人物名單,如何取舍,成了擺在丁捷面前的一道難題。他通過(guò)材料研判和人物接觸,選出了更精煉的名單,與他們進(jìn)行了深入交流。這些人物,如決策者中的羅一民,愛(ài)國商人楊燕,一線(xiàn)奮斗者單曉鳴、周樹(shù)立、袁新安、楊鏡吾、陳國華,科學(xué)家王穎,漁民徐建泉等等,他們都是洋口港開(kāi)發(fā)建設史的重要書(shū)寫(xiě)者,與大港血肉相連,是眾多不能被遺忘的精彩故事的主人公。丁捷娓娓道來(lái),選取了這些重點(diǎn)人物的典型事例,用細節向讀者講述了他們的奮斗精神。特別是寫(xiě)幾屆縣委縣政府的領(lǐng)導,完全去了行政化寫(xiě)作的模式,不是平均用力,畏首畏腳,瞻前顧后,甚至有幾位時(shí)任縣委主要領(lǐng)導,也只是提到名字而已,而是對重點(diǎn)人物重點(diǎn)敘述,比如,寫(xiě)時(shí)任縣委書(shū)記嚴長(cháng)俊提出的“細狗耕田”精神,采訪(fǎng)細膩、真實(shí),寫(xiě)出了人物的個(gè)性和特征,讓我驚嘆。我曾經(jīng)作為一名記者,多次見(jiàn)證過(guò)嚴長(cháng)俊書(shū)記說(shuō)起“細狗耕田”時(shí)的幽默與豪邁,對此感觸深刻;我也曾經(jīng)到陽(yáng)光島當時(shí)還是海面上的一處沙洲現場(chǎng)采訪(fǎng),親眼目睹羅一民書(shū)記差點(diǎn)掉進(jìn)海里時(shí)的場(chǎng)景,親耳聽(tīng)到嚴長(cháng)俊書(shū)記對羅一民書(shū)記說(shuō),我們一定會(huì )建一座大橋,把沙洲與陸地連接起來(lái),坐汽車(chē)上島。讀到書(shū)中這段情節時(sh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個(gè)崢嶸歲月。如東人夸下???,建成洋口,真的了不起。

  四是感嘆作家寬厚的眼力。本書(shū)是一本寫(xiě)洋口港的紀實(shí)文學(xué),通讀完本書(shū)后,我驚訝地發(fā)現,本書(shū)前100頁(yè)的內容,似乎與洋口港開(kāi)發(fā)建設無(wú)直接關(guān)聯(lián),他寫(xiě)了三兄弟開(kāi)墾的故事;寫(xiě)了如東煮海為鹽的歷史、如東歷史上的水災等災難;寫(xiě)了如東的各類(lèi)神話(huà)、傳說(shuō)(包括我編創(chuàng )的文蛤貝的故事),還有寺廟;也寫(xiě)了文天祥、范仲淹、張謇等歷史人物以及如東革命史;還寫(xiě)了如東海堤、圍墾和海鮮、灘涂、農業(yè)資源等以及當地漁民的生活,等等,構成了第一篇章《興嘆篇》。而真正直接講述洋口港的內容則是從第二篇章《驚嘆篇》開(kāi)始進(jìn)入,到第三篇章《詠嘆篇》的十五章為止,全書(shū)的最后一個(gè)章節第十六章節《文心大詠嘆》,又回到了文化層面,講了如東的文化,幾乎囊括了如東的所有文化。又從扶海洲的傳說(shuō)開(kāi)始講起(扶海洲是共工與顓頊爭奪帝位撞倒不周山倒塌的石塊落到東海而形成的,也是我編輯創(chuàng )作的故事),講到智女掘港、范公堤、蓬蓬樹(shù)、豐利場(chǎng)、掘港場(chǎng)、栟茶史、岔河、馬塘、雙甸等鎮名流以及文園文人雅客、文天祥出海、跳馬伕、放風(fēng)箏、抖空竹、民間舞蹈、現代繪畫(huà)、十二月魚(yú)兒鮮漁歌和革命志士吳亞魯、海上抗日武裝等革命故事,還有如東雜技、群眾文化活動(dòng)、如東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甚至如東的廣播電視也寫(xiě)上了一筆,成了如東文化的萬(wàn)花筒,最后在介紹如東縣組織創(chuàng )作的《太平洋的風(fēng)》歌曲中,給這本書(shū)畫(huà)上一個(gè)圓滿(mǎn)的感嘆號。這在我的認知中,有了一個(gè)疑問(wèn),是不是跑題了。因為這些內容和前面的第一篇章的內容都與洋口港的開(kāi)發(fā)建設并無(wú)直接的關(guān)聯(lián),或者說(shuō),是多余的。因為在我們傳統的創(chuàng )作過(guò)程中,都是強調圍線(xiàn)主題來(lái)寫(xiě)。但最近看到《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的一篇評論,讓我茅塞頓開(kāi)。評論是這樣評價(jià)的:以筆繪往昔,這是一部傳奇史詩(shī)。這些內容看似篇幅冗長(cháng),實(shí)則隱藏著(zhù)洋口港建成的秘密;以書(shū)長(cháng)精神,這是一曲精神頌歌。這是如東人血脈里的一種力量;以史存風(fēng)土,這是一本地方志書(shū),穿插如東自然地理、人文風(fēng)情、物產(chǎn)特產(chǎn)等等的敘述介紹,落腳于可靠的史實(shí),讓如東這座城市、如東人的形象更加立體、豐滿(mǎn)、細膩,如精準落下的刻刀,在多維的視角中,一刀一刀雕刻出洋口港的滄桑巨變。

  原來(lái)如東滄海桑田演變發(fā)展的歷史文化竟如此豐厚,原來(lái)紀實(shí)文學(xué)還可以這樣寫(xiě),用多維的視野、寬厚的眼界,圍繞一根主線(xiàn)寫(xiě)主題。而這本書(shū)的主題用丁捷本人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就是:我們要驚嘆的不僅是洋口港今天光鮮的輝煌,我們更要找到創(chuàng )造這種輝煌的源動(dòng)力。要寫(xiě)好洋口港的成功,必須寫(xiě)好南黃海的歷史和臨海人的精神,洋口港成功的價(jià)值,在于它背后的人民,在于人民了不起的精神和創(chuàng )造。

  讀到這里,我不由得再次發(fā)出一聲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