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冬:鐫刻在錦屏山上的豐碑——讀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致敬激情歲月》

(2024-05-30 14:14) 5998879
   

  一些作家在創(chuàng )作歷史題材作品的實(shí)踐當中,由主題決定思維深度,素材引領(lǐng)視野廣度,因為按照這樣的寫(xiě)作思路,所以才在重大事件挖掘中,獲得更多的“真金白銀”。進(jìn)而在接下來(lái)寫(xiě)作中,厘清繽紛思緒和往事,信手拈來(lái)并游刃有余。近期,通讀由王成章、楊紅星兩位作家創(chuàng )作的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致敬激情歲月——中國化學(xué)礦山的搖籃錦屏磷礦》一書(shū),筆者就有這樣的切身感受。

  《致敬激情歲月》的讀本,是被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列入重大題材文學(xué)作品創(chuàng )作工程項目的書(shū)籍。全書(shū)設有33個(gè)章節,46萬(wàn)余字,由南京出版社出版發(fā)行。

  該書(shū)以獨特的視角,聚焦我國第一座大型磷礦,從1919年建礦至1990年開(kāi)采枯竭這樣一個(gè)漫長(cháng)的過(guò)程。作者緊緊圍繞從發(fā)現礦藏,到多方角逐,直至1948年人民政府接管磷礦,再到后來(lái)組織力量進(jìn)入規?;a(chǎn)這條主線(xiàn),層層跟進(jìn),步步牽連,環(huán)環(huán)緊扣,將災難深重、命運多舛特別是鳳凰涅槃后的錦屏磷礦,描述得有聲有色、引人入勝;作者用這樣的激情書(shū)寫(xiě)方式,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是一幅較為完整的礦業(yè)開(kāi)采宏大歷史畫(huà)卷。讓讀者在敬佩之余,亦充分感受到這群礦山主人在殘酷的斗爭面前,浴血奮戰、勇往直前;在聲勢浩大的建設當中,克服困難,頑強拼搏,凸顯出礦業(yè)人堅韌不拔的優(yōu)秀品質(zhì)和高尚情操。

  銳始者必圖其終。為了遵循報告文學(xué)的真實(shí)性、可讀性的創(chuàng )作手法,作家先后多次深入到廢舊礦區、檔案館、幾代老礦工家庭以及周邊農村尋覓資料,竭力在采訪(fǎng)和搜集史料中下功夫。從展現在讀者眼前的諸多事件根源、人物形態(tài)、細節描寫(xiě)等方面來(lái)看,故事生動(dòng),情節感人。特別是在塑造人物時(shí),不人為拔高,不過(guò)分吹噓,就像看到現實(shí)中鮮活的人群一樣,有微笑,有哭泣,有高興,有失落;讓人們看到了這群人身上所共有的人性底色,那就是善良與悲憫、執拗與頑強,因而將礦業(yè)工人在奪礦、辦礦、采礦中那種質(zhì)樸、果敢、奉獻精神一展無(wú)遺。同時(shí),也讓人們領(lǐng)悟到了成熟作家在創(chuàng )作歷史題材作品時(shí)縱橫捭闔的把控能力。

  筆者在閱讀該書(shū)時(shí),似乎感受到有一種既合乎時(shí)間節奏,又并非按事件過(guò)往順時(shí)排序,總有一股力量就像一塊磁盤(pán)吸引著(zhù)我,而欲罷不能……

  在這部氤氳著(zhù)濃烈歷史氣息的書(shū)中,故事發(fā)生地在江蘇省連云港市郊區幾公里外的錦屏山上,山脈橫臥于海州古城南側,呈現出東西條形狀,海拔為427.7米;錦屏磷礦的掘進(jìn)口,就設在大山的西南山頭一隅。站在遠遠的山角下一高處,仰臉向山上眺望,那處淺紅色、梯型、依山而建的廠(chǎng)房,就是矗立在半山腰的選礦場(chǎng)??瓷先?,主礦區與附屬建筑物之構圖,整體畫(huà)面頗有幾分西藏布達拉宮的模樣。

  自從1918年錦屏山南麓附近村落發(fā)現赤鐵礦,不久就引起曾任晚清署理商部侍郎、吏部右侍郎沈云沛的關(guān)注,在他的倡導下,其子沈蕃聯(lián)合民間一些資本家合股成立錦屏公司,準備作零星開(kāi)采。當時(shí),限于技術(shù)瓶頸,還重金聘請了日本人作為技術(shù)顧問(wèn);此外,駐軍師長(cháng)、軍閥白寶山也參與其中。故事由此拉開(kāi)了帷幕。

  《致敬激情歲月》的故事由兩大部分內容組成:前一部分作者描寫(xiě)了很早以前,地方人在前期開(kāi)采礦業(yè)時(shí),因受到年代背景、技術(shù)條件、復雜情況、以及國際風(fēng)云的影響,礦業(yè)開(kāi)采不是那么順風(fēng)順水。恰在此時(shí),這一礦藏卻引來(lái)日本商人的覬覦。到了1937年,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倭寇由對錦屏磷礦垂涎三尺,變?yōu)槊髂繌埬懙芈訆Z,僅在海州地區大興土木,建變電所、鋪鐵路、蓋機房,大肆盜竊我資源和財富,旺盛時(shí)期,日運出的礦石多達300噸。隨著(zhù)中國人迎來(lái)抗日戰爭的勝利,其強盜行徑才算完全停止。不幸的是,送走了豺狼又迎來(lái)了虎豹。緊隨其后,國民黨軍隊又霸占了磷礦,加之反動(dòng)分子干擾破壞等,進(jìn)而形成了“這方唱罷那方登場(chǎng)的態(tài)勢。為了奪回礦產(chǎn)資源,我地下黨組織團結礦業(yè)工人與多方惡勢力展開(kāi)血雨腥風(fēng)般的搏殺。經(jīng)過(guò)一系列艱苦卓絕的斗爭,最終錦屏磷礦回到了人民的手中。這一部分文字量,雖然沒(méi)有占到全書(shū)內容的五分之一,但經(jīng)過(guò)作者精心挖掘、梳理出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真實(shí)史料,為我國礦山歷史經(jīng)緯平添了縱深感和厚重感,也留下了十分珍貴的紅色資源。

  書(shū)中的后一部分,作者用了大量筆墨,謳歌了新中國成立后,面對百廢待興的礦山,由中央統一部署,中國化工、華東局、魯中南行署、山東省政府(早期的新海連市歸山東省管轄)、新海連市特委領(lǐng)導以及部隊高層首長(cháng)高度重視,錦屏磷礦重新開(kāi)采全面展開(kāi),從上往下,人們興高采烈。之初,從全國調來(lái)礦業(yè)技術(shù)專(zhuān)家、從部隊調來(lái)管理行家、從本地區成片村莊劃轉為礦業(yè)工人,可以說(shuō)要人給人,要糧給糧,要物給物,確保這一大項目如期上馬發(fā)揮效益,幾乎是舉全國之力,不惜代價(jià)。尤其值得高度贊揚的是:以魏國友、崔毓珊、文中讓、崔廣義、許紹文、陳守鴻、倪愛(ài)傳等為代表的一批懂技術(shù)、懂管理的專(zhuān)家、礦長(cháng)們,他們懷著(zhù)一顆支援國家建設的熾熱之心,受命于危難之際,和全體礦工一道,群策群力,攻堅克難,想盡辦法,沒(méi)有條件就創(chuàng )造條件,沒(méi)有技術(shù)就土法上馬,為爭取早日投產(chǎn)竭盡全力。在那段時(shí)間里,與時(shí)間賽跑,與速度爭先等革命口號此起彼伏,整個(gè)礦區彌漫在只爭朝夕,大干快上,勇奪高產(chǎn),爭作貢獻”的氛圍之中,從多個(gè)章節里讀到這些文字,恍若把人們帶到那史無(wú)前例的崢嶸歲月、火紅年代。

  從書(shū)中一些細節也不難讀懂,在作家創(chuàng )作思維中,為能讓讀者在閱讀中產(chǎn)生一種易讀性的感覺(jué),著(zhù)意不將那些帶有緊張、熱烈氣氛的故事情節在某個(gè)章節內集中爆棚,不搞一時(shí)轟動(dòng)效應,而是展現在順其自然、循序漸進(jìn)的過(guò)程里,這樣的落筆則有著(zhù)更大的自由度,這是報告文學(xué)作品中常見(jiàn)的手法,也是引人注目的關(guān)鍵所在。譬如自從礦業(yè)掘進(jìn)面投入正常生產(chǎn)后,產(chǎn)能捷報頻傳,好消息接踵而至,僅激動(dòng)人心的代表大會(huì )、動(dòng)員大會(huì )、誓師大會(huì )、祝捷大會(huì )、上級慰問(wèn)等,均將這些高光時(shí)刻”的情節分散在多個(gè)章節里,讓人們讀起來(lái)頗有一些有張有弛、身臨其境之感。

  筆者通過(guò)閱讀還發(fā)現,兩位作家不是采用駕輕就熟的用一根線(xiàn)貫穿時(shí)間順序或用倒敘的寫(xiě)作方法,而是一反常態(tài)采取將某一個(gè)重大事件發(fā)生時(shí)間、來(lái)龍去脈、前因后果等獨立成章。這樣,不僅讓讀者閱讀時(shí)加深對內容的了解,找到平衡點(diǎn),彰顯主題,而且也能讓作者與讀者之間產(chǎn)生精神上的共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對于本地中老年人而言,人們熟悉錦屏磷礦的程度,可以用成語(yǔ)如數家珍來(lái)形容。當你有機會(huì )閱讀《致敬激情歲月》這本書(shū)后,就會(huì )發(fā)現,甚至是驚訝,書(shū)中有許多故事內容還是首次披露。比如,當年,毛主席曾在有關(guān)錦屏磷礦材料上作過(guò)批示;周總理曾在北京人民大會(huì )堂,親切接見(jiàn)包括有錦屏磷礦先進(jìn)個(gè)人參加的全國先進(jìn)代表大會(huì )代表;葉劍英批示支援糧食;磷礦多次迎來(lái)高層領(lǐng)導視察;礦上化驗人員在正常上報磷礦粉含量數據中包含鈾的含量數據時(shí),不久,引起高層相關(guān)部門(mén)以及軍界高度關(guān)注。人們應該有所知曉,,是制造核武器不可或缺的重要原料。隨后,許世友上將親臨錦屏磷礦,并組織專(zhuān)家對新開(kāi)采的礦石、礦粉進(jìn)行多批次檢測、化驗,最終因鈾的含量較低,屬于貧鈾類(lèi),又因開(kāi)采成本太大而被擱置。于此,說(shuō)明作者在常規性寫(xiě)作中,不忘挖掘難點(diǎn)和熱點(diǎn),以此來(lái)強化全書(shū)的真實(shí)性和可讀性,使之進(jìn)一步升華主題思想。而對年輕人來(lái)說(shuō),錦屏磷礦曾經(jīng)的輝煌早已成為歷史,他們已經(jīng)非常陌生了,因此本書(shū)喚醒和再現的意義就顯得彌足珍貴。

  應該說(shuō),《致敬激情歲月》,是一本意境深邃、內涵豐富的書(shū),它雖然敘述的是一個(gè)行業(yè)近八十年的奮斗歷程,但是它卻像是照見(jiàn)那些主人靈魂深處的一面鏡子;這群人為了支援國家建設,勇于擔當,全力以赴,他們身上散發(fā)出人性的光輝,永遠值得我們去珍藏和。

  歷史,猶如一條長(cháng)長(cháng)的河,流淌著(zhù)許許多多動(dòng)人的故事。在眾多的故事當中,錦屏磷礦則是一抹不可忽視的亮色。盡管它置身于大山之中,甚至不被外人所熟知,但它曾經(jīng)的機聲隆隆、熱火朝天景象,曾經(jīng)為國家作出過(guò)巨大貢獻,曾經(jīng)所創(chuàng )造出的輝煌,歷史的檔案冊上會(huì )濃墨重彩般地記下一筆。對于讀者來(lái)說(shuō),通過(guò)閱讀,也使我們獲得了極大的精神滿(mǎn)足和心靈滋養。

  無(wú)疑,《致敬激情歲月》一書(shū),就像鐫刻在錦屏山上的一座豐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