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在“神話(huà)”中返航和治愈

來(lái)源:中國作家網(wǎng) | 虞婧 (2024-04-10 14:08) 5997109

  3月27日,由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心、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主辦,番茄小說(shuō)協(xié)辦的三九音域《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作品研討會(huì )在線(xiàn)上召開(kāi)。中國作協(xi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心主任何弘,江蘇省作協(xié)黨組成員、書(shū)記處書(shū)記楊發(fā)孟,番茄小說(shuō)總編輯謝思鵬,以及周志強、禹建湘、李瑋、岳雯、鮑遠福、湯俏、姜振宇、陳海、劉帥池、于楊、鄭慧文、高雨婕、林瀟、麥芒等專(zhuān)家、評論家、編輯、讀者和網(wǎng)絡(luò )作家等20余人與會(huì )。會(huì )議由中國作協(xi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心副主任朱鋼主持。

  何弘表示,《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這部作品的出現,反映了近年來(lái)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的一個(gè)重要變化,即免費閱讀平臺的作品質(zhì)量不斷提高,越來(lái)越多具有創(chuàng )新性的佳作相繼涌現。小說(shuō)具有宏闊的文化視野,把世界多種神話(huà)體系融為一體,包括中國以及古希臘、古印度、古埃及、北歐、日本等國神話(huà),同時(shí)將“西游元素”融入其中,在宏闊的神話(huà)背景下展開(kāi)敘事,對神話(huà)元素進(jìn)行創(chuàng )新和擴展,構建出了一個(gè)新的神話(huà)世界。作品注重傳承和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用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新的方式進(jìn)行創(chuàng )造性轉化。他期待,未來(lái)能有更多這樣的作品出現,持續推動(dòng)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高質(zhì)量發(fā)展,使其真正成為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文學(xué)新的重要樣式,為文化強國建設作出更大貢獻。

  微小卻閃耀的人物弧光

  《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在設定和敘事上以中國神話(huà)傳說(shuō)為核心,融合了奇幻、異能、武俠、高維宇宙等類(lèi)型,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美學(xué)風(fēng)格,在人物塑造上也精心別致。文藝報副總編輯岳雯分析,作者有意識地為主角團的每個(gè)人賦予了二元性:主角林七夜最初出場(chǎng)時(shí)是眼不能視的中學(xué)生,最后被證明是宇宙意識;有著(zhù)輕喜劇元素的百里胖胖,被證明有純真純情的一面,甚至是靈寶天尊進(jìn)入真我輪回中的最后一道分身。拽哥沈青竹既有桀驁不馴的一面,也有挺身而出照顧弱小的一面。這些設定使人物具有了多個(gè)維度和層面,克服了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常有的人物塑造扁平單一的缺陷。

  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李瑋指出,《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非常注重對人物關(guān)系和情感的刻畫(huà),作者喜歡用一個(gè)又一個(gè)靈魂人物的故事串聯(lián)起主角的劇情,主角林七夜更像一條線(xiàn)索,一條將他腦海中想象出來(lái)的角色和故事串聯(lián)起來(lái)的線(xiàn)索。“靈魂角色的存在像是一張名片,只要將他寫(xiě)得足夠好,就能給讀者留下比主角更深的印象。”與一般副本串聯(lián)起的升級流都市幻想文不同,《斬神》一書(shū)以“靈魂角色”為根基,架構起整本小說(shuō),小說(shuō)中性格各異、血肉豐滿(mǎn)的人物也成為其中至關(guān)重要的一個(gè)元素。

  貴州民族大學(xué)副教授鮑遠福認為,小說(shuō)塑造了一系列“具有真情的真人”,帶有“痞雄”氣質(zhì)的趙空城,以生命守護大夏的紅塵劍仙周平,無(wú)畏選擇獻祭而成就人類(lèi)天花板“成神”的守夜人司令葉梵,犧牲后仍然以“英靈”來(lái)守護大夏龍脈的001號特殊小隊,甚至為親情而死戰神諭使的日本武士柚梨黑巖。這些人或為家國情懷而舍生取義,或為親情友誼而奮不顧身,或為正義良知而殺身成仁,一個(gè)個(gè)“有真性情的真人”躍然于紙上,讀來(lái)令人心潮澎湃。

  “《斬神》的爽文屬性不可避免地會(huì )導致其帶有一定的個(gè)人英雄主義,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配角就是陪襯,恰恰相反,有非常多的配角擁有自己的高光時(shí)刻——比如讀者經(jīng)常開(kāi)玩笑說(shuō)周平率先以人類(lèi)之神成神、率先斬神,他才是‘真正的主角’。”在讀者高雨婕看來(lái),《斬神》全文中隨處可見(jiàn)細小但令人感動(dòng)的人物弧光,這些角色都對劇情的正向推進(jìn)起了重要作用。

  游戲寫(xiě)作中的思想品格

  當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發(fā)展正處在更新迭代之際。一方面,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正在形成自己的傳統,塑造出不同時(shí)段的閱讀習慣和消費方式;另一方面,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如同社會(huì )意識的晴雨表,以不同的故事類(lèi)型、情感模式和想象方式,表現出與傳統的差異和新變。

  據南開(kāi)大學(xué)當代審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周志強觀(guān)察,在當前階段,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游戲性現實(shí)創(chuàng )生,按照“故事架構”方式創(chuàng )造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世界的另一種現實(shí)成為其主要創(chuàng )作特點(diǎn),如何想象性地創(chuàng )造出自成系統的“現實(shí)世界”,成為寫(xiě)作的關(guān)鍵。寫(xiě)作者“創(chuàng )立”自己的“知識規則、任務(wù)模式、人物形態(tài)和故事構型”,形成了一輪中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想象界的大爆發(fā)。在這一階段,如何在游戲性寫(xiě)作為主流的時(shí)段提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思想品質(zhì),是當務(wù)之急?!稊厣瘛房梢宰鳛橐粋€(gè)代表性作品來(lái)參考,小說(shuō)以游戲性想象力為核心,“重啟”了人類(lèi)神話(huà)知識系統來(lái)重寫(xiě)現代現實(shí)的種種情景,創(chuàng )設了各色魔法手段和人物功能,以極具創(chuàng )新性的方式,打斷事件的原生邏輯,把現實(shí)的事實(shí)聯(lián)系轉變?yōu)橛螒蛐赃壿?,從而凸顯了看似完整統一的生活表象背后支離破碎的困窘。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副研究員湯俏談到,《斬神》以包括中國傳統神話(huà)在內的眾多世界神話(huà)體系為設定基礎,融合武俠、修仙、穿越、懸疑、歷史、愛(ài)情、科幻、系統升級等多種元素。小說(shuō)所傳遞的集體的大愛(ài)和犧牲精神,實(shí)際上是繼承了中華傳統文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xué),為萬(wàn)世開(kāi)太平”精神的精髓,而那種不破不立、敢于殺盡諸天神佛的叛逆形象也可以看到孫悟空等經(jīng)典傳統文學(xué)形象的影子。作品既有中國特色又有世界視野,體現了作者傳承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博采眾長(cháng)的努力,也為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精品化、主流化,追求高質(zhì)量發(fā)展提供了參考。

  在吉林大學(xué)講師劉帥池看來(lái),如果說(shuō)傳統文學(xué)的經(jīng)典性更多在內容引導和精神傳承,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經(jīng)典之路大概率可以歸結于情緒引導與價(jià)值傳承。以《斬神》的語(yǔ)言為例,類(lèi)似“這一刀會(huì )很帥”“前方大夏、神明禁行”“身后是他的整個(gè)世界”一類(lèi)直觀(guān)情緒引導又貼合家國情懷和人文關(guān)注的“中二”的表達,無(wú)疑是給出了“讀屏時(shí)代”作品價(jià)值短期獲取與高效暢快的受眾體驗一個(gè)可行的方向。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對抗的從來(lái)不是文學(xué)價(jià)值或是傳統文學(xué),而是在對抗意識形態(tài)的下沉和絕對泛娛樂(lè )化的傾向。本書(shū)的神話(huà)背景客觀(guān)多元、想象完善,不是簡(jiǎn)單的爽感,在神魔空間與科幻時(shí)間的融合點(diǎn)上,給出了完整的背景答案。

  中國作協(xi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心干部于楊提到,《斬神》創(chuàng )造出了獨樹(shù)一幟的“神話(huà)”風(fēng)格。21世紀是理性和科學(xué)至上的時(shí)代,現代人在數字世界里難免有一種流離失所的心境,“神話(huà)”在這種前提下復蘇,為人類(lèi)提供了返歸自身的航向與能力。作品把古代神話(huà)傳說(shuō)裝進(jìn)精神病院這個(gè)現代物質(zhì)載體,病院中的神靈都有各自的困惑與悲傷,都處在自我找尋、自我治愈的路上,他們用非理性對抗理性,用古代指引現代,用生機勃勃的殘破揭穿暮氣沉沉的完美,這種迷惘中尋找出路的處境和現代人的精神世界有所呼應。

  三九音域坦言,《斬神》是一個(gè)以熱血與犧牲為主旋律的故事,它以戍邊將士與抗洪戰士為原型,結合少年的幻想與友情,創(chuàng )作出了一個(gè)宏大而瑰麗的世界。他希望能通過(guò)這部小說(shuō)傳遞出力量,激勵所有陰郁或低靡的人走出低谷。作品并不完美,他會(huì )總結缺陷,聽(tīng)取各位老師的建議,盡可能地提高自身與作品的水準。“網(wǎng)文是我的熱愛(ài),創(chuàng )作是刻在我內心深處的渴望,我將永遠前進(jìn),永遠創(chuàng )作更好的故事。”

  在總結中,朱鋼表示,《我在精神病院學(xué)斬神》以“義”為精神之核,運用燃爆性的想象力,在講述“守夜人”保衛家園的故事中,傳達了血氣方剛的積極能量和當代人應有的責任使命。末世更多指向人類(lèi)生存和文明發(fā)展所面臨的困境,林七夜所承擔的使命以及經(jīng)歷的遭遇,在個(gè)人成長(cháng)、民族生存和文明發(fā)展上都帶有很強的隱喻。守夜人,小事講情義,不帶任何利益;大事講正義,寧愿舍棄個(gè)人的一切。他們與神話(huà)生物、神明及其代理人的戰斗不僅僅是人類(lèi)在末世之中的艱難求生,更象征著(zhù)人類(lèi)為捍衛自身文明而付出的一切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