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偉小說(shuō)研究·季進(jìn)主持 | 主持人語(yǔ)

來(lái)源: 季進(jìn) 東吳學(xué)術(shù) (2024-05-28 09:45) 5998770

  作 者 簡(jiǎn) 介

  季進(jìn),蘇州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兼任蘇州大學(xué)海外漢學(xué)研究中心主任、唐文治書(shū)院常務(wù)副院長(cháng),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首席專(zhuān)家。主要研究方向:中國現當代文學(xué)及其海外傳播、現代中外文學(xué)關(guān)系。主要著(zhù)作有《錢(qián)鐘書(shū)與現代西學(xué)》《李歐梵季進(jìn)對話(huà)錄》《陳銓?zhuān)寒惏畹慕桤R》《另一種聲音》《彼此的視界》《英語(yǔ)世界中國現代文學(xué)研究綜論》《季進(jìn)文學(xué)評論選》等。編注有《夏志清夏濟安書(shū)信集》(五卷本)。主編或合作主編有 “西方現代批評經(jīng)典譯叢”“海外中國現代文學(xué)研究譯叢”“蘇州大學(xué)海外漢學(xué)研究叢書(shū)”、《世界主義的人文視景》《當代人文的三個(gè)方向》等文集。

  主持人語(yǔ)

  西南聯(lián)大的中文系主任羅常培較早提出過(guò)中文系不培養作家,其背后的矛盾在于中文系究竟以傳承學(xué)術(shù)研究為目的,還是以介入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為目的。但是,民國時(shí)期身兼作家與學(xué)者的現象相當普遍,比如錢(qián)鍾書(shū)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和學(xué)術(shù)研究就形成了很好的對話(huà)與互文關(guān)系?,F代學(xué)者中也有很多人同時(shí)從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他們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和學(xué)術(shù)研究也是有所關(guān)聯(lián)的。1949年之后,隨著(zhù)中文系學(xué)科建制的變化,創(chuàng )作與研究逐漸分化,中文系往往強調以學(xué)術(shù)研究為主,即使是寫(xiě)作課程,也并不指向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這些年隨著(zhù)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的興起,中文系如何兼顧學(xué)術(shù)與創(chuàng )作的問(wèn)題再次引發(fā)大家的關(guān)注。創(chuàng )意寫(xiě)作興起于20世紀80年代的美國高校,最初以“英語(yǔ)寫(xiě)作”的面貌存在。美國高校提出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的目的是要改善以語(yǔ)文學(xué)與修辭學(xué)為主導的局面,恢復文學(xué)寫(xiě)作的藝術(shù)屬性。其實(shí)在創(chuàng )意寫(xiě)作引進(jìn)中國之前,早就存在多樣的作家培養經(jīng)驗,比如魯迅文學(xué)院的社會(huì )主義新人作家培養,各級作協(xié)的專(zhuān)業(yè)作家培養,中文系作家班的培養等等。1978年聶華苓訪(fǎng)華,次年與安格爾在“國際寫(xiě)作計劃”中發(fā)起“中國周末”活動(dòng),邀請中國作家如莫言、王安憶、余華、畢飛宇、蘇童、阿來(lái)等陸續赴美,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的觀(guān)念開(kāi)始進(jìn)入中國。國內各高校不同層次的“作家班”也都從愛(ài)荷華大學(xué)的創(chuàng )意寫(xiě)作項目中獲取了靈感??梢哉f(shuō),創(chuàng )意寫(xiě)作在中國的興起,離不開(kāi)大批作家的實(shí)踐,尤其是一些作家進(jìn)入高校任教,將創(chuàng )作實(shí)踐經(jīng)驗轉化為創(chuàng )意寫(xiě)作理論進(jìn)行教學(xué),作家培養更重視創(chuàng )作實(shí)踐而非知識型訓練?,F在高校教師與作家身份的合流日益成為一種趨勢,從事學(xué)術(shù)研究者同時(shí)進(jìn)行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已不足為奇。二者的再次融合,已經(jīng)產(chǎn)生了一批令人矚目的成果。房偉教授可能就是其中的一個(gè)代表性的案例。

  此處所發(fā)表的三篇文章是房偉評論小輯。房偉的《在虛構與現實(shí)之間營(yíng)造小說(shuō)世界》自陳了始于中學(xué)時(shí)代并一直延續至今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經(jīng)歷。此種創(chuàng )作與其文學(xué)研究相伴相生,其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歷史小說(shuō)的突破口正是來(lái)自學(xué)術(shù)工作中的“史料”。尤其是受抗戰史料啟發(fā),他先后出版了《獵舌師》《石頭城》等作品,之后寫(xiě)作興趣轉向研究對象,完成了短篇小說(shuō)《“杭州魯迅”先生二三事》與八篇著(zhù)名作家故事。這些夫子自道為評論者從作家與學(xué)者的雙重身份去研究房偉的小說(shuō)提供了重要的一手材料,可以管窺當代高校教授從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時(shí),是如何將學(xué)術(shù)的理性與創(chuàng )作的感性相結合的。如房偉所說(shuō),好的文學(xué)感能讓研究者擁有更好的藝術(shù)直覺(jué),學(xué)術(shù)研究的理性思維則對感性的不羈形成了反思與約束。房偉教授在想象與現實(shí)、歷史與當下、語(yǔ)言與事實(shí)間完成言說(shuō),對現實(shí)世界進(jìn)行了反思與批判。

  徐剛的《歷史“想象”的激情與方法——房偉歷史小說(shuō)論》一文結合房偉的中國現當代文學(xué)史研究來(lái)評述他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這一研究路徑很好地綜合了作者的學(xué)術(shù)研究與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文章主要關(guān)注了抗日戰爭史、民國南京史和遙遠歲月的作家傳記史三種創(chuàng )作題材。其中關(guān)于抗日戰爭題材的中短篇小說(shuō)彰顯出獨特的意義,既有人性的維度,探尋歷史幽暗處復雜的人性狀態(tài),又顯示了“歷史理性精神”,在精確的細節中呈現歷史的豐富和復雜。以民國南京史為背景的小說(shuō)有著(zhù)鮮明的地域文化背景。以長(cháng)篇抗戰題材新作《石頭城》為例,小說(shuō)在重述歷史中彰顯了其中的地域情感認同,顯示了作者對歷史題材的濃厚興趣。小說(shuō)還以飲食為道具展開(kāi)歷史想象,作為切入特定歷史的獨特角度。文章最后關(guān)注了房偉作家傳記的小說(shuō)呈現,他同樣以“史料化”的歷史寫(xiě)作方式,透露歷史中的隱秘細節,切入到人物的內心世界。此文從整體上指出房偉的歷史小說(shuō)一方面從學(xué)術(shù)研究起步,在史料方面作出了精細的探究,另一方面試圖以文學(xué)的想象力點(diǎn)燃歷史的激情,打撈被遺忘的歷史,對深入其歷史小說(shuō)有頗多啟示。

  曾攀的《鋒銳與鈍感——論房偉小說(shuō)的理性意識》通過(guò)分析房偉的多部小說(shuō)探求歷史現場(chǎng)中的人心與人性所向,來(lái)闡述小說(shuō)對現代人精神困境的專(zhuān)注,具體來(lái)說(shuō),有對科學(xué)理性參與下的情感世界的關(guān)注,對幽深心理的洞悉與絕望中的人性窺探,還有對一代學(xué)人精神歸屬的追索。尤其是知識者和文化人身上的倫理旨歸,呈現出小說(shuō)蘊含的理性的求索、主體的心理圖示與精神樣貌。不僅如此,文章還關(guān)注到小說(shuō)中的理性化敘事,透析抗戰書(shū)寫(xiě)對人靈魂深處的探入,還有寫(xiě)作者對現代主體的思考,直指現實(shí)生活的宏闊廣大,這一過(guò)程兼及鋒利的追問(wèn)與渾厚的鈍感,以此支撐現實(shí)歷史空間。在房偉小說(shuō)背后是大歷史中人的失衡與反思,以此為切入點(diǎn)有助于在歷史與現實(shí)間構建起互通的維度。這些論述對于我們評說(shuō)房偉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并深入思考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與學(xué)術(shù)研究的關(guān)系,提供了生動(dòng)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