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全球視野下的中國當代文學(xué)?

來(lái)源:澎湃新聞|記者 羅昕 (2024-06-21 17:25) 5999617

  “講到‘世界’,我們首先想到的是英語(yǔ)世界,歐美世界,傳統意義上的第一世界,這個(gè)定義本身需要被重新思考。我認為‘世界’本身是一個(gè)問(wèn)題,而不是一個(gè)答案。”

  6月20日,蘇州相城區,美國哈佛大學(xué)教授王德威在“世界中的中國當代文學(xué)”國際研討會(huì )的一番發(fā)言,引來(lái)熱烈的掌聲。

  這一天,畢飛宇、程永新、遲子建、格非、賈平凹、邱華棟、閻連科7位中國作家,與來(lái)自世界各地、涵蓋各種學(xué)術(shù)背景的40多位學(xué)者齊聚一堂,探討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如何重新理解中國當代文學(xué)。

  聽(tīng)作家怎么說(shuō)

  近年來(lái),越來(lái)越多中國作家和中國作品走出國門(mén),為中國當代文學(xué)贏(yíng)得了國際聲譽(yù)。在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書(shū)記處書(shū)記邱華棟看來(lái),本次會(huì )議將中國當代文學(xué)放置在“世界中”,是非常高妙的設計,既是對當今現實(shí)的回應,也是對文學(xué)未來(lái)的思索。

  “現如今,仍然有很多問(wèn)題值得我們中國讀者、作家、學(xué)者關(guān)心。比如世界在哪里?什么是世界?什么是世界文學(xué)?當中國文學(xué)與這些概念發(fā)生化學(xué)反應,又會(huì )將我們的閱讀、寫(xiě)作、生活引向何處?”邱華棟還提及我們面臨著(zhù)諸多具體的新挑戰,比如——如何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定義中國當代文學(xué)的獨特性和創(chuàng )新性?如何在全球化的語(yǔ)境中,更好地傳播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

  畢飛宇表示,作家是以個(gè)體作為書(shū)寫(xiě)對象的,尊重個(gè)體是他必然的取向,然而,對象是一碼事,目標則是另外的一碼事,“在我的寫(xiě)作目標里,我不可能排斥普遍性。普遍性意味著(zhù)更大的世界和更多的人,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我的重點(diǎn)反而在普遍性上,我翻來(lái)覆去的書(shū)寫(xiě),也許就在這里。普遍性需要更深的理解和更開(kāi)闊的兼容。”

  “不是說(shuō)當代作家的小說(shuō)就有當代性。”在閱讀與寫(xiě)作中,格非對“當代”有著(zhù)自己的思考。他引用意大利思想家阿甘本的觀(guān)點(diǎn),認為僅僅按照時(shí)間劃分“古代”“近代”“現代”“當代”并無(wú)意義,有意義的是不同時(shí)代里的人,是否都能在一部作品里找到和當下生存切身相關(guān)的存在。

  反思自己的寫(xiě)作,賈平凹直言對自己有兩個(gè)方面的不滿(mǎn)意,一是對外,即在世界視野中,目前尚未產(chǎn)生出真正可以影響國外作家的作品。二是對內,即面對我們的民族文學(xué)與文學(xué)史,當代文學(xué)寫(xiě)作里似乎還沒(méi)有產(chǎn)生一個(gè)像阿Q那樣家喻戶(hù)曉的人物。

  大家也談到了文學(xué)翻譯。在程永新看來(lái),論及世界文學(xué)與中國文學(xué),李文俊等一代文學(xué)翻譯家功不可沒(méi)。他們帶來(lái)了許多世界文學(xué)經(jīng)典,也深深影響了中國當代作家的創(chuàng )作,從而一步步有了今天豐富、龐雜的創(chuàng )作景象。

  遲子建提到,文學(xué)不像音樂(lè )和美術(shù),如果沒(méi)有翻譯家,我們很難感受到異域文學(xué)的魅力,而這份文學(xué)魅力里,也有翻譯自身的魅力。她希望譯者和作者之間能就作品的內容和細節展開(kāi)充分溝通,文學(xué)翻譯只有在充分尊重原著(zhù)的前提下,才能完整呈現一個(gè)作家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shù)性。” 

  世界從眼前開(kāi)始

  本次研討會(huì )的主題“世界中的中國當代文學(xué)”,本身也耐人尋味。

  在王德威看來(lái),“世界”并非一成不變的存在,而是一個(gè)過(guò)程與進(jìn)程。它是一種召喚,促使我們在生存的情境中思考、摸索、揭示那些我們未曾思考或發(fā)現的現象。因此,“世界中的”也是一種動(dòng)態(tài)的思維方式,它不斷地重新發(fā)現世界與我們之間的各種關(guān)聯(lián)。

  而意大利思想家阿甘本對于“當代”的獨特定義——“當代就是那些直視此刻當下的人,如此專(zhuān)注,看到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也提供了一個(gè)新穎而深刻的思考角度。王德威認為,真正的作家與學(xué)者能夠敏銳地捕捉到屬于他們時(shí)代的獨特光芒,即便在黑暗中,也能發(fā)現那一抹幽暗之光,“他們既能看到過(guò)去與現在的聯(lián)系,也能預見(jiàn)到未來(lái)的可能性。他們知道如何看見(jiàn)并書(shū)寫(xiě)現在,關(guān)注那些容易被忽視的細節與縫隙。”

  在題為《世界從眼前開(kāi)始:中國文學(xué)的當代性》的主旨報告中,王德威特別提及“眼前”一詞,強調了一種臨場(chǎng)感,一種洞察力,一種識別當代問(wèn)題的能量。

  他想到了魯迅,想到了那句“自在暗中,看一切暗”。“早在1930年代,魯迅便已然展現出一位當代作家的風(fēng)范。這里所指的‘當代’,并非僅限于1930年代,它同樣可以指向我們的當下,乃至遙遠的未來(lái)。魯迅對于黑暗的探索與解讀,對于我們今天來(lái)說(shuō),依然具有深刻的啟示意義。我們期待更多人能夠像魯迅一樣,具備看見(jiàn)并訴說(shuō)黑暗的能力。”

  虛構與敘事的力量

  邱華棟的《哈瓦那波浪》、石一楓的《漂洋過(guò)海來(lái)送你》、陳濟舟的《我走遍所有的南方尋找你》、陳楸帆的《荒潮》、林棹的《潮汐圖》、陳春成的《夜晚的潛水艇》、張貴興的《鱷眼晨曦》、駱以軍的《明朝》、韓松的“醫院三部曲”、畢飛宇的《歡迎來(lái)到人間》、程永新的《到處都在下雪》、賈平凹的《老生》和《山本》、格非的“江南三部曲”、遲子建的《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和《東北故事集》、林俊穎的《猛暑》、李維怡的《行路難》和《鬼母雙生記》、阿來(lái)的《塵埃落定》和《云中記》、閻連科的《堅硬如水》和《日光流年》……

  在王德威看來(lái),這些華語(yǔ)文學(xué)作品通過(guò)不同的視角和敘述方式,為我們呈現了一個(gè)多元而豐富的世界圖景。對作家而言,“世界”未必在國境之外,或許就在此時(shí)此地。作家能以他們的筆、他們的思想,想象出各種廣闊的世界。

  “我們所強調的,乃是虛構與敘事的力量。”王德威說(shuō),通過(guò)文學(xué),我們得以在無(wú)明中看見(jiàn)世界的全貌。在影視作品、大眾傳媒乃至各種數字化社交平臺上,我們也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運用著(zhù)對文字的敏銳感知力,試圖與世界進(jìn)行溝通交流。“由虛構力量所激發(fā)的‘幽暗意識’起自個(gè)別的想象,異端的洞察力,卻成為文學(xué)批判現實(shí),想象未來(lái)的重要契機。”

  以文學(xué),重新進(jìn)入中國、進(jìn)入世界

  早在2005年,從“文學(xué)行旅與世界想象”出發(fā),哈佛大學(xué)東亞系與蘇州大學(xué)文學(xué)院就共同舉辦了國際青年學(xué)者會(huì )議。近二十年后,當年的青年學(xué)者紛紛成為各自領(lǐng)域的佼佼者,有關(guān)世界文學(xué)與中國文學(xué)關(guān)聯(lián)性的探討亦有了更廣闊的空間和可能性。

  在哈佛大學(xué)教授王德威、蘇州大學(xué)教授王堯和季進(jìn)的策劃下,此次“世界中的中國當代文學(xué)”國際研討會(huì )陣容強大,包括學(xué)者艾喜、陳芳代、陳濟舟、陳婧祾、Ezra Tandela、關(guān)詩(shī)珮、藍靜莎、李思逸、羅福林、馬筱璐、莫加南、曲洋、涂航、張恩華、張歷君、陳漢萍、何平、何同彬、李靜、李蔚超、邱田、宋炳輝、王春林、行超、楊輝、楊青、葉祝弟、葉子、余夏云、曾攀、張學(xué)昕等,以及蘇州大學(xué)本校的學(xué)者。

  在20、21日兩天時(shí)間里,他們從“當代文學(xué)與世界文學(xué)”“地方性與世界性”“跨文化與翻譯實(shí)踐”“文本與敘事”“他者之眼與海外傳播”“空間、元小說(shuō)與華語(yǔ)文學(xué)”6個(gè)方向出發(fā),思考中國當代文學(xué)的歷史與未來(lái),從文學(xué)的角度重新進(jìn)入中國、進(jìn)入世界。

       “在當前地緣政治發(fā)生重大變化的背景下,中國與世界、中國文學(xué)與世界文學(xué)的關(guān)系,成為了我們尤為關(guān)注的重要議題。這次研討會(huì )吸引了海內外眾多學(xué)者的參與,充分展現了中國文學(xué)研究的豐富性和復雜性。”王堯表示,作家畢飛宇筆下的“王家莊”,恰似一個(gè)縮影,象征著(zhù)世界中的當代文學(xué)這一重要話(huà)題,“而今中國文學(xué)在海外的傳播與影響,無(wú)疑值得我們展開(kāi)更細致的觀(guān)察與思考。”

  本次研討會(huì )由蘇州大學(xué)文學(xué)院暨國家社科重大項目課題組、蘇州大學(xué)人文高等研究院主辦,不僅匯聚了來(lái)自世界各地的學(xué)者與作家,還有許多對文學(xué)充滿(mǎn)熱情的年輕學(xué)子。

  20日晚,畢飛宇、程永新、遲子建、格非、賈平凹、邱華棟、閻連科還走進(jìn)蘇州大學(xué),展開(kāi)了“在世界與中國之間”的圓桌論壇。